105年度「台灣加油無所不談」邀訪來賓 21世紀社會問題系列演講(一) 邵玉銘博士
21世紀社會問題系列演講(二) 蘇起博士 21世紀社會問題系列演講(三) 李福登校長
21世紀社會問題系列演講(四) 趙守博董事長 21世紀社會問題系列演講(五) 江丙坤博士
21世紀社會問題系列演講(六) 吳忠吉教授 財團法人祥和社會發展文教基金會廣播節目

二十一世紀社會問題系列演講(五)

  • 主講人:江丙坤博士
  • 題 目:知識經濟與台灣產業的未來
  • 時  間:九十年九月八號
  • 地  點:花蓮縣政府禮堂
  • 眼前台灣經濟正處於危急之秋,失業率屢創新高,經濟成長率更陷入負成長之罕見局面,而國內產業也面臨前所未有的逆境,傳統產業升級不順,資金與技術取得困難,連向來蓬勃發展的高科技產業,也受國際景氣重挫的拖累而陷入困境。顯見台灣產業發展至此,已需以更宏觀和更前瞻的角度重新審視。

    「知識經濟」是最近幾年在國際中,最廣為討論的議題之一,政府於去年推出「知識經濟發展方案」,希望為我國經濟注入知識活力,許多學者亦著手研究知識經濟的內涵與本質。如何利用知識經濟改造台灣經濟日益衰弱的體質,並由其中尋求台灣產業未來發展之道,擘劃產業永續成長的藍圖,已成為當前刻不容緩的重要議題。

    一、            知識經濟新思維

    如果採知識的廣義解釋,人類得以在無垠的宇宙中不斷演進,文化與物質條件隨時間發展出璀璨的成就,就是人類得以思考、學習,摸索出具改善生活條件的知識,傳承與後人,再經由傳播、學習與再創造的過程,激發出更先進的知識,這種知識傳遞與創造的模式,不僅使人類的知識累積突破壽命的限制,也確保人類知識能量的品質與範疇往更高層次發展。

    即便知識在人類演進過程中如此重要,隨著重大發明的頻率使得知識呈非線性狀態發展,每一關鍵性知識的產出或擴散往往也使當時的經濟型態產生重變革,例如蒸氣的發明,引發十八世紀「工業革命」,人類從使用大量人力、獸力與土地為主的農牧型態轉向以大量生產的資本密集製造業;至二十世紀中期以來,資訊與網路技術則大幅提升經濟運作效率,知識取代傳統勞動、資本、土地等,成為經濟發展最重要的生產要素,亦正式開啟知識經濟時代。

    知識在經濟成長與產業發展中的重要性並非今日才有人提起,經濟學始祖亞當斯密早在十八世紀時就曾強調過新一代專家和發明家對一國運用知識、促進經濟發展有重要的貢獻;另一經濟學家熊彼德更認為創新是經濟動力的主要基礎。近代研究經濟成長的學者如Romer (1990)和Grossman and Helpman(1991)發現,先進國家長期經濟成長的高低,視本身的研究發展而定,而小國及開發中國家長期經濟成長,則取決於各國人學習新技術的能力、技術移轉及技術傳遞。

    根據OECD的定義,「知識經濟」是指「以知識的擁有、配置、創造與應用為重要投入因素之經濟型態」,如何因應知識經濟帶來的挑戰,已是各國最重要的經濟政策。未來,一國的知識產出的質量將成為國力強弱與產業競爭力高低的衡量指標,也是各國爭取全球產業主導權的最佳利器,橫亙知識經濟高度發展的國家與知識經濟落後國家間的落差將會逐漸加大,將形成所謂的「數位落差」。因此在全球化競爭日益遽烈之際,全力發展知識經濟也就成為台灣產業未來非走不可的路。

    二、            當前台灣產業發展所面臨的挑戰與瓶頸

    在政府不遺餘力落實各項重要建設,以及積極推動前瞻性產業策略之下,歷經「第一次進口替代」、「出口擴張」、「第二次進口替代」到最近的策略性工業發展時期,台灣經濟長期呈現高成長、高就業、低物價以及均富程度高的現象,已被視為難得的「經濟奇蹟」,亦是許多國家,如東南亞國家,甚至中國大陸都在學習、模仿「台灣經驗」。然在步入二十一世紀之初,台灣產業已面臨升級與轉型最關鍵之階段,以往以勞力密集與代工生產大量廉價產品的優勢已不復在,東南亞國家低要素成本與大陸的磁吸作用,也使台灣產業產生未來如何定位的危機。簡單而言,當前台灣產業存在下列問題:

    (一)   產業發展兩極化現象嚴重

    近幾年來,我國產業發展有兩個重要的趨勢,首先是技術密集工業成長迅速,佔整體製造業的比重也逐年增加,另一方面,傳統產業表現卻是每況愈下,有人稱之為「產業兩極化發展」。

    從趨勢來看,傳統產業(不屬於技術密集的製造業)的確面臨衰退的局面,民國75年時佔製造業的比率尚有75%,經過13年的光景就已經大幅下降至55%。相對而言,以高科技產業為主的技術密集工業佔製造業比重則從25%逐年向上攀升至88年的45%,產值除87年略為下降之外,其餘均以穩定成長的態勢增加。

    此外,由於資訊電子業在股市中的表現一枝獨秀,已吸收大部分的資金,若將上市公司分為電子類股、金融股與其餘的傳統產業股,則在1995年時電子類股佔成交值的比率才15.6%,傳統產業仍有50.6%。到了1999年,電子類股已提高至51.8%,傳統產業則大幅減少至28.8%,許多傳統產業淪為「雞蛋股」、「水餃股」。可見在股市資金上,高科技產業的發展的確對傳統產業產生了相當程度的排擠,影響所及,傳統產業在資金取得便居於劣勢,企業擴張、自動化與電子化設備的投資以及研發經費等,缺乏資金籌措管道,景氣低迷時,銀行體系「雨天收傘」,更使得傳統產業問題雪上加霜。

    產業過度集中於資訊電子產業,雖然使我國整體產業受益於資訊電子產業的高成長,但也使經濟資源明顯地向資訊電子產業傾斜,我國經濟易受國際科技產業波動的干擾,且不利於產業健全穩定發展。

    (二)   結構性失業愈演愈烈

    近來受到產業外移與經濟不景氣影響,國內關廠歇業風潮正盛,失業率也節節上升,自去(89)七月年突破三%關卡後,經過短短一年的時間,又已接近五%。

    過去數十年來,隨著產業結構的轉變,使用低知識密集勞力的產業逐漸在國際市場失去競爭力,產品標準與規格的建立產生以大規模生產來降低成本的經營型態成為台灣經濟的主流,生產設備的自動化與電腦通訊的崛起,大幅提升製造流程的生產效率與良率,而銷售、服務部門也因資訊網路的構建而大量減少對原有人力的需求。因此,產業技術的提升雖大幅節省企業經營本,產業升級的腳步也促使產業結構轉趨更高技術與高知識密集的正軌,但現有勞動力供給品質無法及時追上產業結構的腳步,卻也產生失業率節節高升的副作用。

    目前台灣教育體系每年可以培養二萬名科技人才,但台灣每年需要三萬名的挹注,根據台北市電腦公會調查顯示有七九.一%的高科技公司正因人才不足而困擾,顯然科技人員短缺問題已為科技產業發展的隱憂。高科技人才的不足而侷限產業的發展潛力,顯示人力品質的調整,也影響了產業結構升級的速度。

    (三)   傳統產業升級遭遇瓶頸

    隨著全球經濟自由化與資訊快速流通,縮小許多產品在潛在競爭者的優勢差距,產品的生命週期亦隨之縮短,因此,技術的領先及掌握為國家產業發展之重要關鍵。

    我國傳統產業除研發經費不足延緩產業技術升級之外,由於開發新產品之技術所需投入之研究發展及設廠資金相當龐大,風險較高,影響廠商從事創新研發活動的意願,尤其台灣產業以中小企業為主,高達一百萬家左右,在人才與財力不足之限制下,無力負擔過高研發成本,更缺乏研發動力,進而使產業技術升級腳步的遲緩。也由於產業技術無法快速升級,使得我國以代工生產為主的產業優勢很容易被開發中國家迎頭趕上,在全球化競爭的衝擊下,關廠歇業或是出走外移已成為企業不得不做的選擇。若未能及早將產業技術升級,我國產業競爭力遲早陷入來不及追上先進國家,又被開發中國家超越的窘境。

    (四)   國內研發投入有待加強

    在以知識為基礎的經濟型態中,研究發展是產業科技得以不斷進步的主要動力,也影響了產業競爭優勢。

    總體而言,我國全國及民間研發支出占GDP比率僅2%及1.1%,雖高於OECD國家平均的1.7%及1.0%,惟仍分別低於美國(2.7%及1.9%)、日本(2.9%及2.2%)、南韓(2.7%及2.2%);就研發經費的出資機構而言,我國由民間出資的比率為62.71%,低於美國、日本及南韓的72.4%、79.6%及73.1%。

    此外,台灣產業投資密集度,即產業R&D支出佔產業生產毛額的比重僅1.4%,遠不及瑞典4.4%、日本2.44%、美國2.36%及南韓的2.17%。顯示我國研究發展經費的支出仍有加強的必要,尤其是如何提高民間企業的研發誘因,激發產業研發風氣,鼓勵企業從事自發性研發活動,才能使新的知識在產業創新體系中源源不絕產生,更是知識經濟的關鍵所在。

    三、            以知識經濟再塑台灣產業新優勢

    美國麻省理工院經濟學教授梭羅認為在知識經濟資本主義發展之下,企業將以全球為規模,財富也不受國界的限制自由流動,在國與國的疆界消除過程中,政府的角色也將逐漸改變。

    台灣雖然擁有極為成功的產業發展歷史,但目前仍面臨上述提及的許多病兆,加上此波國際科技產業景氣中挫影響,使台灣的產業危機益形嚴重。欲解決言些產業

    須從改善產業體質著手,再塑台灣產業競爭力的新優勢,知識經濟的新思維恰提供我國產業未來的新方向,也應是政府施政的重要的經濟政策,整體而言,台灣未來應加強幾方面的努力:

    (一)   發展高附加價值的知識型產業

    台灣缺乏豐富的自然資源,而知識經濟模式不以大量投入有形的能源、土地及原料恰符台灣海島型經濟發展的需求。而台灣在長期經濟成長中所培養的科技與創新能力,加上資訊電產業在全球市場的競爭優勢,已使台灣累積相當程度的知識能量,並具備發展知識經濟的條件。台灣高科技產業佔製造業GDP比重在1999年時雖已達23.31%,知識型製造業佔的製造業比重亦有47.13%,但與先進國家相比仍有一段差距。

    知識型產業特色主要在於以知識識為主要投入要素,以產出具創新概念、區隔化和高附加價值的產品或服務。要發展知識型產業,必須擁有厚實的「知識資本」、研發創新導向的經營型態以及積極進取的創業家精神。因此,知識型產業並不僅等同於一般人所認為的高科技資訊網路等新興產業,亦應包括下列產業:

    l     善用知識的既存產業-邁入成熟期的產業,仍可透過知識的運用或創新,創造出更高附加價值、更具競爭優勢的產業。例如電子商務的引用,改變既有的經營模式。

    l     研發型產業的崛起-許多新興產業主要之利基並不存於製造與銷售,利用本身知識的創新取得智慧財產權。如生物科技產業,在新藥研發成功前,無法由研發活動獲得報酬,唯一旦成功,就可獲得可觀的利潤。研發型產業的特性在於研發經費占企業營運成本的比例最高,而研發期間可能長達十年甚至數十年方可出現成果,因此亦格外需要創投企業的支援。

    l     以運籌為核心競爭力的產業-有些企業在全球化經濟下,已衍生出其獨特的競爭力,尤其在國際分工體系日趨嚴密之際,將勞力密集的生產部分外移到開發中國家,本身僅從事價值鏈中非製造的部分,包括接單、行銷、配送、資金控管等等。

    (二)   建立跨國性研發產銷合作機制

    知識經濟的動態發展過程乃是經由知識取得、擴散與應用。產業創新體系的功能在於加強產業取得知識,並加強知知識擴散的廣度與知識應用的深度,使知識存量增加的速度與效率發揮到最大。

    在產業的創新體系中,知識取得的方式有兩種,其一是透過對外貿易與投資、外人直接投資、購買專利、技術授權等方式或延攬國外科技人才等方式,由國外引入新知識。另一種是由國內自行研發所產生或創造之知識。在知識取得後,經由產業或企業內部的擴散與應用的階段才能轉化為企業附加價值的提升,而政府提供的優惠措施與協助,加上學術單位的研發成果,也可使知識的動態發展過程中的自發性增長發揮乘數效果。

    在全球激烈競爭的環境中,跨國企業採行「全球運籌管理模式」已蔚為風潮,台灣亦在此趨勢中借重與美、日、歐先進國家高科技產業之策略夥伴關係,陸續以台灣、東南亞、大陸為生產基地,發展出足以影響全球供需與資源運用的產業實力。面對未來競爭愈形激烈的國際環境,台灣勢必須由製造為主走向創新導向,逐步調整產業結構。惟台灣目前之條件仍難以在創新領域立即突破,因此策略性的整合國際資源,使其為我所用,乃是政府及企業在經營管理上應有的作為。

    在做法上,政府所屬法人研究單位與駐外機構所扮演的角色,應從以往商情蒐集轉而為合作商機的促成,透過產業外交與當地大型機構或業者維持長期而良好的互動,如此可讓未來技術引進、人才引進的構想成為可能;工研院與資策會等大型研究單位應以吸引跨國企業之合作研發計畫為目標,並善用台灣在量產管理能力的條件,爭取有利的合作計畫。而台灣能否成為高科技研發重鎮、能否成為企業的亞太運籌管理中心除了量產管理能力外,政府應以更優惠的獎勵措施與便利的行政窗口,吸引外商來台,並讓國際先進技術有機會在台灣落地生根,以建構台灣成為國際資源的整合者、人才、資訊、技術的匯集中心。

    (三)   延攬國際高科技人才

    知識化國家創新體系是以人才為本,我國現行以製造優勢取得在高科技產業中一定的世界地位,其乃基於我國在製程相關的的大量優秀技術工程人才。然而,走向附加價值較高的創新產業,有賴於基礎技術上的掌握以及關鍵技術的獲得。今後為因應各類科技人才的需求,除了透過教育體系的改革,妥善規劃人力資源外,亦應朝終身教育的方向努力。同時放寬引進國際人才的條件限制,使各國菁英均能參與我國高科技研發的工作。

    外籍人才的引進對象國,為切合網路資訊七十%以上以英文撰寫的特性,讓台灣所創造的產業價值能透過英文資訊的傳遞,快速在網路世界中引起共鳴,可由英語系國家如印度、菲律賓、馬來西亞都是我國可以爭取的對象。印度在軟體領域有傑出成就與不虞匱乏的軟體人才,與印度交流不僅有助於充實我國英語軟體人才,並可建立與印度進行長期合作的機制。菲律賓、馬來西亞都面臨國內就業環境欠佳,高級知識份子散至海外的狀況。此外亦應包括放寬相關規定,以吸引雖是大陸國籍,卻擁有歐美等國學經歷之人士來台工作,使此類的大陸人士成為台灣高科技人才之支援。要言之,政府應透過各種適當管道,以台灣產業實力,吸引對方建立跨國合作管道,達成雙贏目標。

    (四)   提升人力資源

    世界銀行曾指出,亞洲四小龍的經濟發展成就,在於重視教育與人力資本累積。然最近香港的政經風險顧問公司(PERC)公佈亞洲各國的教育制度品質中,台灣居第四名,落於南韓、新加坡與日本之後。由此可見台灣人力資源的培育與教育制度的改革仍有加強的必要。

    「人才」為產業發展成敗之關鍵因素,尤其是在全球化的趨勢下,國民的競爭力來自於專業能力,沒有專業即代表失業已成為一種共識,挽救失業的根本之道不在於所謂「工作權」的保護,而是在於培養國民的專業能力並創造就業機會。為此,政府應規劃完善的專業育成體系將人力供應(labor supply)化為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其要點在於締造一個有利於激發創新、樂於應用先進科技的環境,除了基礎教育外,大學及技術學院的卓越發展,也是提升國家競爭力的不二法門,過去我國在現代化的過程中,依賴外國的大學培植高級人才,獲得先進科技。

    二十一世紀的台灣必須將知識創新的過程內生化(endogenesis),為此,高等教育學府將扮演重要的角色,除了持續引進國內國外的優秀人才外,亦應在正規體系之外建立在職人士的回流教育體系以提升我國人才素質。其次,政府應該讓職訓系統民營化,使職訓制度能在商業機制下落實,使其符合未來知識型經濟體系的需求。配合職訓制度的民營化,政府可考慮以職訓券,替代失業津貼,以創造閒置勞力投入新興產業的潛力,供應我國在提升國家競爭力上所需要的優秀人才。

    (五)   整合區域性科技資源

    美國知識經濟的發展以舊金山灣區的矽谷為代表。半世紀以前,史丹褔大學將校園一隅闢為工業園區,租給產業利用。為了強產學合作,學校亦積極鼓勵師生於園區內創業,也有許多企業前來與校內的師生共同合作,進行研發,漸漸形成區域性的產業聚落,也造就今天矽谷成為全球高科技重鎮。

    由於科學園區具有產業群聚效果,不僅可使廠商因共享基礎設施而使平均成本下降,亦可由研發活動的高度密集行生出較高的知識流通,創造更高的附加價值。然而人為的產業群聚效果若未經適當的安排和規劃,未必能獲致成功,必須結合現有基礎,考慮當地特色,才能使園區的建設自然收效。例如我國的竹科與南科即因地近清大、交大與成大可就近取才,因而加強廠商進駐的意願。

    衡量世界局勢,許多成熟型、量產型的產業勢必移往低勞動成本的地區生產,因此在整合區域性科技資源上,未來應在地方的產業聚落、教育機構的背景下,同時配合NII及重大交通建設,將研發單位、產業及各類工業園區等相連成網,以高附加價值的產品做為區域內廠商經營的主軸,使各區域的既有資源整合為先進的產業體系。

    (六)   強化科專計畫之功能

    過去二十年多年來,台灣透過工研院、資策會等政府所屬財團法人執行的科技預算,目前正應面臨政策調整。過去研究單位執行科技專案,不僅為我國培育為數眾多的科技人才,也為我國產業界引進國外技術,居功厥偉。相關法人透過政府預算機制的運作,推動資訊、通訊、軟體、生化科技等相關產業的技術發展。然而,隨著時代變遷,產業規模的快速擴張,產業界需才孔急,政府財團法人不應再掌握大量的科技人才,如何透過科技人才的流動,使技術得以發揮外,亦應協助產業界撐握關鍵性的人才資源。

    另外財團法人研究單位也應剔除商業化的技術領域,選擇影響深遠的關鍵性技術或產業進行研發。今日財團法人研究單位之功能之所以備受質疑,主要即因為研究項目繁多,且與產業界同步,易造成人才流失,或技術在不公平的環境下流向特定廠商。未來如何設定與業界互動之機制,將成為財團法人功能角色上最重要的考驗。財團法人研究單位不應對已成為業界主流的技術著力太多,應由目前角逐此市場的廠商在公平的機制下競爭,至於有高成長潛力的技究方值財團法人全力投入,並同步開發周邊技術或設備,逐漸形成上下游的技術族群,在市場環境逐漸成熟的同時,將技與人才同時移轉民間廠商,政府可以在此一過程中,以技術科轉或人員境訓費等方式取得適當的回饋,並移轉資源至下一項產品技術。

    此外,科技預算的執行,應不僅僅著眼於關鍵技術的引進或開發,也應延伸至事業經營模式與行銷創新等領域。然而,事業經營模式或行銷上的創新,如軟體產品一般,並無具體的技術或產品足供參考,因此在審核上不易透過傳統方式進行,必須比照公司上市、上櫃,交由審委員審核的機制。目前多方面的研究,相關人才也逐漸齊備,未來送審的案例也應以符合識經濟、佑識產業理念的產品或創新模式方可申請,透過專家學者的審核,達到鼓勵事業創新的效益。

    (七)   擴大創投事業規模,支持高科技產業發展

    高科技廠商經常面臨的問題之一,是無法適時取得足量的資金,以致喪失先機,而被迫關閉或放棄研發計劃。資金的多寡與運用的效率是企業的競爭優勢,能否快速募集資金,幾乎是成長中企業的成敗關鍵。美國的高科技產業有旺盛的創業投資支援,尤其在企業萌芽初期,創投往往扮演重要的角色。國內的創投規模相對較少,政府在政策上應放寬創業投資事業管理,以擴大規模增加其投資於新興產業的能力,並讓創業所帶來利潤及風險能由投資大眾合理的承擔與共享。

    (八)    增加研發創新誘因

    由IMD2000世界競爭力報告中之數據可知,我國在R&D項目上,平均每人R&D總經費排名(一九九八年)全球第二十名,R&D總經費佔GDP之比例為全球第十一名,企業R&D總經費排名(1998年)全球第二十名,整體而言我國在R&D經費項目上排名全球第十九名。在R&D人力項目上我國評比為排名全球第九名,由此可見,我國在R&D項目上不乏人力資源,但在R&D經費支出上卻不如其他先進國家,且經費來源已政府為主,企業在R&D項目的支出上仍有極大的成長空間。科技發展乃是以人才為本,因此當前要務,在於透過政策引導促使企業提升研發動機、增加研發經費,讓大量由教育體系所訓練出來的R&D人力能有更大的發揮空間,使投入研發創新、提升競爭力成為企業的最適選擇。

    在具體的作法上,可由下列幾項做起:

    1.      逐年增加研發經費

    在各項補助及政策引導下,目前我國政府與民間每年投入在研發科技的支出,約佔國內生產毛額(GDP)的百分之二,甚至單單美國之資訊大廠IBM的研發金額即已超過我國全體研發金額的總合。因此在資源及人力皆不如歐美先進國家的情況下,未來我國應慎選重點,同時著重運用國際合作,加上教育、財經、人事、主計等措施的配合,才能不斷累積進步,使研發結果有效提高國家總生產值及提升國民生活品質。未來政府每年投入研發工作的預算成長,仍應至少維持在百分之十二左右,同時應繼續以租稅金融措施,使民間企業投入研究發展成為其企業經營上的最佳選擇。

    此外,為有效運用國內有限的科技資源,提升研發效率,創造新技術,選擇具有跨部會、跨科技領域性質之重要課題,由部、會、署等相關單位,共同研擬國家大型科技計畫。並持續推動投資抵減優惠,誘導民間企業擴大研發參與,進而主動研發,之提升企業競爭力。

    2.      保障智慧財產權

    在目前競爭激烈的全球化體系中,智慧財產權(IPR)已經成為所有企業競爭的主要利基。智慧財產的保護有賴於健全的法律保障體系,不僅有利於本國廠商積極發展新科技,也有利於提高先進國家高科技廠商給予本國廠商技術移轉的意願,然而智慧財產的保護不能過於嚴苛,以免造成市場壟斷。亦即在尊重與保護智財權的同時,須明白其目的乃在於讓創新者得到應有的報酬,而使使用者付出合理的費用,讓創新的動力得以連綿不絕。

    由於智慧財產權的範圍非常廣泛,我國相關的法令有傳統的專利法、商標法、著作權法,近年的營業祕密法,以及因應新科技發展而衍生的積體電路電路布局法、植物種苗法等,在科技日新月異的環境下,難有完善的一天。因此政府應責成專案小組積極培訓兼具科技與法律背景之專利工程師,並透過區域組織及世界性的組織,以參與全球化之智慧財產保護法律議題,積極建設健全的法規環境。

    (九)   積極推展網際網路與通訊設施

    網際網路的熱潮已席捲全球,二十一世紀將是一個資訊網路的時,無論個人、企業或政府都必須轉型再造,在電腦、通信與多媒體技術的融合上,新興的資訊通訊科技(ICT)產業將成為世界經濟的火車頭。為掌握網際網路產業發展的趨勢,我們應建設寬頻網路、推廣網路內容的應用與服務、加速推動「電信國家型科技計畫」與發展「台灣資訊市集(TIM)」等等,使台灣成為全球重要的網路通訊產業生產大國及電子商務交易平台。

    行動通訊的便利使人們無論在商業上或是在日常生活上皆省去許多無謂的等待與搜尋,再加上網路技術的發展,行動通訊配合網際網路乃是時勢所趨。早日進入3G時代,進而迅速的、大量的將資訊傳播至廣大民眾,使民眾得以充份掌握全球訊息,加速知識經濟發展,其所產生的效益將是金錢難以衡量。因此政府在開放3G執照上,不應以財政收入為最大考量,應以全民利益、整體經濟發展做為優先考量的政策目標,推動台灣早日進入3G行動通訊時代,不僅可便利工商業的進展,亦可藉由資訊的迅速傳遞強化我國知識產能。

    四、            結論

    科技知識進展一日千里,已為傳統經濟帶來全新風貌,且開啟以知識經濟為內涵的新經濟時代。近代美國經濟得以持續維持高成長、低失業與低通膨的新經濟型態,應歸功於其資訊電子工業的高度發展,並將科技知識予以大量擴散運用至其他產業,進而使該各產業生產力均能大幅提升,帶動經濟持續成長。然科技創新絕非一蹴可及,除需經由長期教育體系培養量多質優的人力資源,尚需完善的法律、健全金融體系以及滿足知識經濟發展的基礎建設,方能構成一鼓勵研發,激發創新的優質環境。

    台灣知識經濟之發展已初具雛型,我國產業亦已架構出完整而強勁的科技製造體系系,而擁有國際觀、旺盛創業精神以及靈活的經營彈性的高素質人力,輔以流沛的資金與健全的資本市場,只要我們繼續加強知識基礎設施,完備相關法令規定,並提升研發動能,必能全面促升產業升級,重塑台灣產業新競爭優勢,再造新的「經濟奇蹟」!

     回上一頁


    10492 台北市中山區龍江路10號5樓        電話:02-2781-2977        傳真:02-2711-8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