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年度「台灣加油無所不談」邀訪來賓 21世紀社會問題系列演講(一) 邵玉銘博士
21世紀社會問題系列演講(二) 蘇起博士 21世紀社會問題系列演講(三) 李福登校長
21世紀社會問題系列演講(四) 趙守博董事長 21世紀社會問題系列演講(五) 江丙坤博士
21世紀社會問題系列演講(六) 吳忠吉教授 財團法人祥和社會發展文教基金會廣播節目

二十一世紀社會問題系列演講(四)

  • 主講人:趙守博董事長
  • 題 目:21世紀台灣社會安全制度的探討
  • 時  間:民國90年8月18日
  • 地  點:彰化縣文化局演講廳
  • 縣長、各位敬愛的鄉親、各位貴賓,剛才我看到我們縣長撐著拐杖,看起來非常不方便,這就是我們所需要的社會福利,也就是今天要說得社會安全。我看到許多前輩和許多很久不見的老朋友,使我想到我們彰化的鄉親要怎樣過日子,我想三餐絕對沒有問題。但是人到七十歲至八十歲要做什麼?我們現在可以活到九十歲,現在七十歲退休活到九十歲還有二十年,不知道要做什麼事?這個也是社會安全的問題。看到有大人抱著嬰兒來,還有小孩子來聽,我相信小孩子是聽不懂,要如何使孩子過著快樂和不用煩惱的日子,還有看起來是學生的樣子,學生畢業後,是不是就失業?尤其台灣現今經濟狀況非常不好,今天報紙上第一條就說我們經濟成長第二季是負成長百分之二點多,我們有企業界的朋友在這裡,五十年來,從來沒有說台灣經濟有負成長,不久以前政府公佈我們的失業率百分之四點五,這也是我們台灣四十年來最高,人要是失業要怎麼辦?沒有工作要怎麼辦?這也是社會安全制度和社會福利制度要去思考和探討的問題。

    今天我利用這個機會來說明二十一世紀台灣社會安全制度,需要探討和檢討。剛才縣長介紹我時說到我從前做過社會處處長、國民黨社工會主任,現在做什麼?我跟大家報告我所做過這麼多工作,我最喜歡做社會福利工作。做社會福利工作有什麼好處?可以解決和幫忙鄉親的問題,我們可以思考一個人從出生到往生的這一段時間,所遭遇的困難如何解決?生活上有什麼困難?我們幫忙保障,這是我們台灣人所講的做善事做功德和積陰德的事,做完比較有成就感。不像我現在在做的事,在場都是鄉親,向各位吐吐苦水,我現在做的事情不管怎麼做大家都不會滿意,舉例來說,例如提名,縣長只有一個人可以選,但是譬如彰化縣長就有三、四個要出來選,每個人也都非常優秀,每個人都跟我說,只有我才會選的上,所以一定要提名我,可是只能提名一個人,而且提名的那一個人也不見的會感謝你,更不用說那些沒有提名的人,但是社會福利不是,社會福利是幫忙一個算一個,解決一個問題是一個問題,做起來比較有成就感。

        今天要講的就是台灣現在二十一世紀社會安全制度的探討,過去是農業社會,現在是工商社會,現在的社會和我在做小孩子時候、讀中學的時候或念大學時候的社會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會產生許多新的社會福利問題,要怎麼解決?這使我想起一九九五年聯合國各國代表在丹麥哥本哈根舉行社會發展高峰會議,總共有一百八十幾個國家參加,有一百一十七個不是總統就是首相或者是總理。這個會議是說在過五年就是二十一世紀了,二十一世紀我們人類要注意哪些社會福利發展要解決。會議有一個基本的決定,每個政府、每個社會要盡一切力量比較有效果和效率來解決每個人、每個家庭、每個社區的物質和精神的需要。

    這個就是「哥本哈根宣言」內涵,「哥本哈根宣言」裡面除了我剛才提到的那幾點,還有宗旨是滿足每個社會,盡一切力量有效的來回應滿足每個個人、家庭和社區精神和物質的需求,而這個宣言要消除貧窮,從前我們彰化的前輩謝東閔先生在做省主席的時候,提出了一個「小康計劃」,而目地也是消除貧窮,以前美國總統詹森也提出一個計畫「向貧窮宣戰」。

    世界雖然在進步,台灣雖然生活不錯,但是社會還有貧窮,造成貧窮原因有很多,有的是教育水準不高、家裡財產不多、或發生意外,譬如一個在賺錢的人,是一個家庭生計的負責人,不幸發生車禍過世,這個家庭就失去了依靠就變成了貧窮的家庭。

    第二點就是,如何推廣和發展人權?人活在世上除了法治人權外,還要保障每個人的社會權。什麼是社會權?就是一個人活在社會上要有被他人尊重的地位和一個人盡了個人的社會責任之後所要應享有的權力。

    第二是經濟權,什麼是經濟權?經濟權就是說,我在社會上得到適當的機會,我培養我的謀生能力,然後我得到我的工作機會,同時在工作當中我享受我應有的權力和應有的合理待遇,這就是經濟權,或者我發展我自己的潛能來追求財富,給我一個環境可以讓我發展我的事業。

    再來就是文化權,什麼是文化權?就是我能享有教育和文化方面的便利,我受教育、讀書或者是充實精神生活。譬如說,我有一些文化活動,像縣府建了一個文化中心、寫生活動等,我們可以參加,這就是文化權。

    接下來還有一個權,就是發展權也就是社會發展的權力。所以「哥本哈根宣言」裡面要消除貧窮和保障每個人有人權、法治,而每個人享有經濟權、文化權和社會發展權。

    第三點就是每一個工作者或勞動者的權力要好好保障,這就是我以前在做的勞委會主任委員的工作。每一個受僱的勞動者來給他保障,這裡面的勞動者包括哪些?

    這也有包括外勞,世界上經濟進步的國家都有外勞的存在,我記得民國六十一年我第一次去西班牙,而西班牙這個國家非常保守,你在西班牙的首都馬德里去看沒有什麼黑人,去年我再去一次我就發現了黑人變多了,如果你去羅馬,你會看到很多其他國家來的外勞,你去法國,許多非洲的人都在那邊,世界上經濟比較好的國家,比較好賺錢的地方,都有許多外來的人口,這個就是外勞,講到這個外勞,是我在做勞委會主委開放的,那時候彰化很多在開工廠的朋友,跟我說缺乏勞工,要開放外勞,像現在我們許多家庭有老人、小孩子就需要監護工來幫忙,像現在開的經發會討論說要不要把本國勞工和外勞的基本工資分開,其實問題不在這裡,台灣到目前為止,每一個世界的國家、比較先進的國家,像美國也好、日本也好像,如果我們去美國工作,老闆說你是從台灣來的,我是美國人,所以薪水較少,你接不接受,會不會受人批評,你說我是美國本地人,你是台灣來的人,薪水就低一點,可不可以,我想這就是歧視,我們可以從薪資結構來調整,哪一類工作薪資是怎麼樣子,但是你要是想用這個方式,我們還沒有獲得好處,就會先遭受到國際的與論批評,所以我們要慎重考慮,「哥本哈根宣言」總而言之就是提醒我們社會在進步,但是我們每一個人基本上的需要,什麼是基本上的需要?

    人有生老病死,人生了要怎麼樣來照顧,給他一個比較好的環境,來成長變成大人,人會老要怎麼辦?我以前小時後我在鄉下,常聽到人到四十歲就不行了,但是現在每個四十歲的人都身體非常健康,而女人四十一枝花,昨天我參加一個活動,遇到一個小姐,看起來四十多歲,我稱呼她一聲女士,她就說不能稱呼她女士,應該叫她一聲小姐,現在歐巴桑小姐一大堆,以前我們說活到五十歲就差不多了,做小孩子時看五十歲的人就非常老,但是現在沒有人會承認五十歲是老,現在我在外面拜訪鄉親時,有時遇到六十幾歲歐巴桑都還不能叫她歐巴桑,因為看起來像三、四十歲,之前我在看電視,九十幾歲的歐巴桑還在跳舞,今年我看到現場的歐巴桑髮型都有設計,我在做小孩子時五十歲的歐巴桑是不能去做髮型設計,不然就會被笑為老青春,但是現在在提倡老青春,八十歲很看起很青春,但是問題是人老,生活就要有保障,保障是怎麼樣來的?人老了當然身體就比較差,這是事實,再來是經濟能力較差,因為老人不會賺錢,可是你可能六十五歲就退休,但是你活到九十幾歲一百多歲是有可能的,假設你活到九十歲好了,你六十五歲退休到九十歲還有多久?還有二十五年,這二十五年要怎麼辦?也要打算一下,總不能每天吃飽在那想東想西,身體健康這二十五年要幹嘛?

    這就是老年福利,人老了生活要怎麼樣來保障?這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所以要來說今天台灣社會所面臨社會福利制度和社會安全制度的問題,幾年來台灣社會是怎樣的變化?第一個變是台灣社會大家庭制度已經不存在,大家庭制度的崩潰,會使的家庭社會福利功能的降低,我小時候,每一個家庭、家族都很大,一家三代同堂甚至四代同堂一大堆,今天我相信要找到三代同堂,有啦!阿公、阿嬤活著,但是要說住在一起,三代聚在一起、四代聚在一起,現在已經沒有了,現在有的老人說,年輕人結婚時要先問有沒有跟老人家住在一起才要結婚,如果要跟老人住在一起就不要,希望個人有自己的天地,那麼有人老時不想要跟年輕人住在一起,住在一起會不方便,所以現在已經沒有過去大家庭的制度了,而一方面現在出現許多新的名詞,現在有人說你已經到了空巢期,為什麼會有空巢期?就是小孩外出讀書、年輕人去賺錢,那麼空巢期幾歲就會發生?如果早一點結婚五十歲就遇到空巢期,小孩都不在家,只剩下一對中年夫婦,不是老年夫婦是中年夫婦就空巢了,孩子唸書的唸書、賺錢的賺錢,一對夫婦五十幾歲,我在做小孩子時,人生最幸福是什麼?老的時候兒女成群、兒孫滿堂,兒子、孫子孝順老年家,每一天叫你阿公、阿嬤,你就會覺得很幸福,現在哪有這樣!現在做阿公也沒有每日叫你,小孩子心情好打一通電話叫你一聲阿公就很不錯了?

    現在年輕人還會用e-mail,如果不會用e-mail就聯絡不上,接下來還有孫子是說美國話的,有人有美國孫,有一天我去台南,有人在說,現在做阿公非常不好,去美國住一住不要回來,跟孫子不能溝通,結果就想要回到台灣,無法溝通,比來比去,所以說一個大家庭制度的消失,接下來家庭福利制度,以前一個人出生,現在有托兒所,以前根本沒有,以前是大家庭,小孩子生下來,大家都生一堆,我小時侯時父親那一輩都說至少要生十個,好從事農業工作,以前說多孫多福氣,我有朋友生一打,還有生十六個,現在的人生三個就覺得非常辛苦,更不用說要生十六個,所以說以前根本不用需要托兒所,從前小孩子都是大帶小,不然就是姑姑、舅舅或阿嬤幫忙帶,因此托兒所家裡有,那以前需不需要養老院?不用養老院,人老了兒孫都會照顧的很好,哪需要養老院!所以以前家庭的福利功能很好,生病時大家就互相幫忙,人往生時,根本就不需要擔心沒有人抬棺材,現在都需要殯儀館來幫忙,家庭功能、社會福利的功能,不見了、變遷了,現在社會的變遷就更需要政府提供更多的社會福利制度,第二是台灣人口進入高齡化社會,有個數字,民國四十一年未滿十五歲的人口佔百分之四十二點三,差不多一半以上的人是未滿十五歲,而六十五歲以上的人佔百分之二點五,所以大部分的人都非常年輕,因為大家都非常會生,慢慢的台灣變成民國八十六年時六十五歲以上的人口就變成佔百分之八,如果依照聯合國的標準六十五歲以上的人佔百分之八,就稱為高齡化的社會,去年八十九年未滿十五歲只佔百分之二十一,以前未滿十五歲有百分之四二點三,現在只有百分之二十一,而六十五歲以上的人佔百分之八點六,所以台灣是高齡化的社會,所以我們可以發現未滿十五歲越來越少而六十五歲以上的人越來越多,那麼未來每個人要負擔責任就會加重,以前一對夫婦生五個小孩,就是五孩子要養兩個老人,而現在只生一兩個人,因此工作人口越來越少,這個問題要請大家注意,所以理論上十五歲到六十五歲的工作人口要養老人的負擔就會越來越重,我們都會老,年輕朋友不要以為你在養誰,人都會老,遲早都要靠別人養,所以就有人提出要把退休年領往後延,或者是二度就業,這就是台灣人口結構的變遷,老人人口越來越多,變成了高齡化的社會。第三個變遷是人口的流動率變大,台灣普遍都市化,現在的人跑來跑去,不像以前我讀到高中畢業,才第一次去台北,像我這樣的人很多,現在由於交通的便利,所以人走來走去,使得人民不見得會在自己出生的地方接受教育或工作,那麼只要發生意外要怎麼辦?像以前生病大家都會互相幫忙,不像現在受到都市化的影響連鄉下都變成像都市一樣,所以價值觀念都改變,都市化的價值觀念和農村化的社會是不一樣的,像現在已經不是農村化的社會,農村社會生活方式和人與人之間已經受到都是化的影響,所以說受到都市化的影響人與人的關係產生了變化。第四個變化是政府再造,就是指民間力量的興起,政府再造的理念是希望民間可以做的事就給民間做,政府不要什麼事都管,我想到以前經國先生當總統時提出「大有為的政府」,告訴大家政府什麼事都要做,而現在二十一世紀的政府不是大有為而是小政府,「小而冷」、「小而美」,小但是要有力量還要有效率,應該是政府做的給政府做,該是給民間做的給民間做,現在世界上的各國都是這樣,台灣現在政府再造。

    所以民間的力量就越來越大,有時民間的力量比政府做的還好,現在各位可以看到,以前辦什麼活動都是政府在辦,現在不是,現在有專門幫人家辦活動的,例如開會,以前是政府籌備,現在民間有專門幫大家設計開會的,你要有場地有場地,要有紅布條有紅布條,只要付錢就好,這就是民間的力量,剛才縣長說我做過社會處長,我做社會處長在民國七十至七十六年之間,這之間很多社會處辦的活動,都要社會處自己辦,但是現在中央政府,以前我在中央政府服務的時候,很多中央政府辦的活動,不是中央政府在辦,是委託給別人辦,所以民間就會辦,因此民間的力量就越來越大,不但大到怎樣?大到不是辦活動而已,大到連建設都交給民間做,譬如我們的高鐵也是民間在做,所以很多大的建設民間在做,民間的力量變大時,因此政府的角色和功能也要有所改變,這也是台灣的一個變化。第五,台灣社會的演變是什麼?就是就業人口所從事的行業變化極大,民國四十一年時,台灣就業人口十五歲以上的工作人口百分之五十六的人民是從事農業,但是慢慢的工廠的設立、工業化的開始,所以民國五十九年從事農業的人口已經不到一半,什麼最多?從事工業人口佔百分之四十二,但現在從事農業的人有多少?讓大家來猜!現在十五歲以上的就業人口從事農業的人口佔百分之七點八,以前是超過一半以上,現在百分之七點八,而現在都在做什麼?服務業,台灣服務業的人口佔我們就業人口多少?佔百分之五十五,超過一半的人是從事服務業的工作,所以服務業的人口是什麼?因為服務業的人口跟從事農業的人口不一樣,服務業的人口大多都是員工,這種工作,而經濟景氣好大家的收入就會高,景氣壞收入就會低,所以大家就業的保障更需要社會安全制度的服務,感覺起來比以前需要的還多,這是台灣社會的一個變化,講完社會變化,然後我們再來看看台灣社會福利有什麼問題?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就是老人問題,我剛才說老人這麼多,百分之八點六是六十五歲以上的人口,老人要幹什麼?

    第一老人的經濟、老人的健康,老人不是只有健康和經濟問題而已,還有老人的娛樂問題,育樂休閒問題怎麼樣來解決?健康問題怎麼樣來解決,現在我們政府說要發敬老津貼,我等一下再來說,是不是來發敬老津貼比較好?還是來實施國民年金比較好?。

    第二是家庭的福利問題,小家庭的出現以後和以前大家庭的問題不一樣,如兒女的教育、夫妻的適應、家庭經濟的問題和家庭情緒的問題,這變成什麼?大家要重視他,所以現在有些國家都會有家庭福利部的成立,來管理家庭問題,那我們現在台灣的家庭問題怎麼來解決?這是我們要面對。第三是失業問題,從前台灣沒有失業問題,以前工作很多,只要你肯到處都有工作,但現在很多人沒有工作,而台灣現在有四十至五十萬人失業,四十至五十萬人要怎麼辦?這是我們社會所造成的,現在大家在說:我們的經濟什麼時候會好?每一日所公佈的消息都很不好,所以今天的消息不好,而且我們的總統說要拼經濟,昨天說要拼經濟,今天經濟就掉下來,為了拼經濟就說要跪下來,如果跪下來可以解決,那大家就一起來跪,但是問題不是跪下來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一方面是世界性,另一方面是台灣自己產生的,那麼台灣經濟要好,我請教許多經濟專家,他們說經濟要好是沒有那麼簡單,有人說年底,但是專家說不可能,而且到明年也不會好,那問題是什麼,一方面台灣的經濟不好,另一方面大陸的經濟在好,很多人說他的產業要生存要爭取大陸的市場,就跑到大陸去,所以我們現在跑到大陸和跑到越南的人一大堆,現在產業一日一日的外移,而我們台灣的經濟一日一日的變壞,那麼我們的就業就很困難,像以前的經濟部長江丙坤說,我們現在不努力是不行的,台灣會變成菲律賓第二,我們台灣勞工會變成菲律賓一樣成為外勞,這句話說起來很簡單,但是我跟各位鄉親講,是沒有這麼簡單,台灣要是變成像菲律賓一樣,我們所遇到的問題會比菲律賓還大,怎麼說?

    我相信在場的各位有請菲律賓人做我們的女傭,還是做我們的監護工,或者是工廠請菲律賓人,我去菲律賓的時候,因為菲律賓很感謝我,因為外勞是我在做勞委會主委開放的,很多菲律賓人來台灣的感覺很好,所以我去的時候是雷諾斯在做總統,前任總統克拉蓉剛下任,我跟兩個人見面時,他們都很感謝我,說台灣請很多菲律賓人當勞工,因此好感謝我,菲律賓人很多是什麼?來我們這邊來做下人、幫傭或是佣人很多都是什麼?都是老師出身的,那時我就問,為什麼老師不做要來台灣做幫傭或者是下人,他們說很簡單賺錢,因為在菲律賓做老師,我當時去的時候,老師的薪水一個月平均只有台幣三千至五千而已,來台灣做幫傭或者是監護工一個月至少也有一萬五千元,現在至少有一萬七千至一萬八千元,是在菲律賓做老師的四、五倍,所以甘願來台灣工作,所以我去菲律賓時聽到很多故事感覺到很感動,而且感到對菲律賓人非常疼惜,因為他們要來台灣,有一個立法委員請一個女傭,為了要來台灣所需要的費用,她是從菲律賓南部來的,家裡就賣了一隻牛,年輕人不知道賣牛的意義,我這個年紀的人就知道賣一隻牛的意義,對耕田的人牛是什麼?牛是他的財產,我們鄉親都就知道在鄉下賣一隻牛是一件很重大的是,買賣牛在民國四、五十年時是一件非常大的事,好像現在家裡買一部車一樣,就像現在年輕人買一部車比這個更嚴重,現在買一部車不影響經濟,他那頭牛是他的生產工具,賣一頭水牛為了要來台灣工作的費用,所以為什麼他那麼高興來台灣工作,因為台灣的生活費比菲律賓高很多,來台灣一個月是在菲律賓賺五個月,然後他生活費又低,所以他來我們這裡做外勞他很高興,但是台灣有一天要去做外勞,你要去哪裡做?

    你去菲律賓可以做嗎!所以亞洲地區都不能做,包括大陸也不可以做,你去大陸做一個月給你人民幣一千塊,那是很高的,台幣多少?四、五千塊而已,這些薪水要幹什麼?自己吃喝都不夠,所以我們現在很多人去大陸,講好去做台商的幹部,是用台幣或美金計算一個月多少,絕對不是用大陸的標準計算,那誰要去?我說人民幣一千塊、兩千塊就很高了,兩千塊人民幣好不好,兩千塊人民幣多少?台幣七、八千塊,八千多塊妳回到台灣要做什麼?那我們去越南,那薪水更低,那麼去緬甸一個月才五百塊台幣,我過年的時候去緬甸玩,遇到一個台商在那裡開工廠,他跟我講台灣一個工人的薪水可以在緬甸請一百個工人,所以台灣如果有一天變成菲律賓你要去哪裡找工作!只有去日本、歐洲和美國,只有這三個地方可以去,因為那裡的生活水準比較高,所以你賺的錢,回到台灣來用比較好用,但是我跟大家報告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你要去日本、美國和歐洲沒有那麼簡單,所以台灣的經濟如果變成像菲律賓一樣,是死路一條,你沒有地方可以去工作,所以台灣千萬不要這樣!所以我們要打拼,因此失業也是台灣要面對的一個社會福利問題。其他譬如說,我們剛才看到縣長是受傷,在一個月就會好,但是有人是一輩子要撐拐杖和坐輪椅,就是身心障礙者的問題要怎麼辦?要保護他,這也是社會福利的問題。再來是兒童福利和婦女福利,所以這是我們今後要面對的問題。

        接下來有幾個是台灣當前所需要探討的二十一世紀台灣安全制度,第一個就是趕快建立國民年金制度,最近我看到政府有在說要拿一些錢,要幹什麼?要編一個預算,說是老人的敬老津貼,好幾百億,這個大家看得出來,這是什麼?是討好的、為了選舉,老人就說一個人活到六十幾歲一個月給你領三、四千塊,你要不要?你絕對要的,三、四年前在選縣長的時候,在雲林去輔選,遇到一個歐巴桑,他說要選給民進黨,我問她為什麼?如果民進黨的縣長選上一個月要給我三千元,她說我麼夫妻倆一個人三千元,兩個人就六千元,她說她在雲林的鄉下地方,一個月用不到六千元,存一年還會剩很多錢,比養一個孩子還好,我問她妳知不知道這個錢哪裡來的?她說是縣政府的錢,縣政府的錢來自省政府,省政府的前來自中央,我說不是,那些錢是你兒子的,她說我騙她,我說是妳的兒子繳稅的,這是我們大家納稅的才有這筆錢,但是她不會那麼想,但是她想說是縣政府的錢,但是這不是一個很好的制度,一個月三千,比較勇敢的縣政府就把它發下去,縣政府沒有什麼錢也敢發,去借錢也發,一時大家說他好,但是留下了一個很大的債務要給線民來負擔,所以應該制度化,什麼制度化?

    要有救濟性,就像保險制度一樣,我年輕時就開始存,存到我退休時我就可以領一筆錢來養老,我拿這些錢,我拿的非常爽快,因為這是我年輕時所賺的,不像現在如果拿了這一筆錢年輕人就非常不爽快,因為這個錢是我們繳稅的,變成了是年輕人來養我們,聽了就不太爽快,所以說國民黨在執政的時候,有說要辦國民年金制度,國民年金制度意思就是說,人到了一定的年齡之後,你退出了就業市場,讓我領一個月,像保險一樣就做我們生活之所需,保障你最起碼的生活,讓你一個老人很有尊嚴,怎麼樣的尊嚴?我所拿的這些錢不是政府救濟給我的,是我年輕時自己存的賺的,我老的時候給我,是什麼?,是社會對我的一個尊敬,這就是國民年金的制度,所以世界的先進國家都是用國民年金的制度,我們那時候已經要辦,民國八十九年時就要辦,但是八十八年遇到大地震,所以延後一年,民國八十九年國民黨選輸就下台了,新政府上台就不要辦了,就卡在那邊不知道要不要辦?

    如果要保障老人經濟上生活,國民年金民國九十年時要辦就要趕快去辦,但是老人不只是國民年金的問題,老人還有很多的問題,老人生活照顧的問題,老人生活的育樂問題,我剛才一開始就說,人老了七、八十歲要幹什麼?以前民國五十幾年時我要去美國唸書時,大家都說美國老人每天都是吃飽了在曬太陽,民國五十五年底我去美國時在舊金山的公園裡,真的看到很多老人坐在那邊,我照了一張像要給我的朋友看,說美國老人實在很可憐,每天吃飽沒事做只能坐在那邊,其實台灣現在也很多老人這樣,現在很多老人就去廟口,坐在那邊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在想孫子和兒子,但是孫子和兒子在美國、台北和高雄,沒有跟他住在一起,所以謝東閔先生在做省主席的時候,有設置「長壽俱樂部」,現在各地的政府在辦「老人會」,就是要讓老人至少在三餐沒有問題之下還能有精神的寄託,雖然他的兒孫沒有住在一起,但是生活上還是能夠受到照顧,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除了保障每一個老人的經濟生活以外,還要讓老人生活過的快樂,不然老要幹嘛?讓你活到七、九十歲變成植物人,你要不要!所以說人老要受到尊重,還要過的快樂,這就是現在要規劃老人福利的重點,就是人老生活有保障,過的快樂受到尊重,而且還能參與社區活動,這就是台灣現在要注意的,如何建立國民年金制度、加強對老人的保障。

    第二個問題就是健全我們就業安全制度,現在台灣有失業保險,以前要辦失業保險大家都非常反對,但是現在失業保險沒有專屬的立法,所以我們希望說有一個比較好的就業安全制度,什麼是好的就業安全制度?就是說政府盡量去拼經濟,讓每給想找工作的人都有工作做,這就是好的就業安全制度,再來要是萬一本身學歷問題或技術問題找不到工作,就要有那種訓練機構來職業教育和職業訓練,讓他有一個維生的技術和能力。

    第三,要是不幸,一時遭到失業找不到工作,政府就要有一個好的社會救助制度,獲得一個好的失業保險制度,這樣就是就業安全,這就是我們認為台灣二十一世紀或者是新世紀我們必須談的如何建立社會安全制度,比較健全社會就業安全,就是說每一個人想要賺錢、有能力賺錢的人都能找到工作,一時因為本身的能力、本身的教育、本身的技術找不到工作,有辦法訓練、輔導他找到工作,如果因為經濟、景氣或者是客觀的環境,一時找不到工作的人,讓他生活有保障,這就健全就業安全制度,所以這是台灣這一方面要加強的,要加強的有經濟,現在我們的經濟怎麼不好!所以如何讓經濟好起來,這是健全社會安全和就業安全的基礎,這個做的好,然後是失業保險,像現在失業保險沒有單獨的立法,希望失業保險能單獨立法,這樣社會安全制度才會做的好。

    第三點是整個社會安全制度要檢討的是政府的功能、政府的角色,政府應該怎麼做?政府應善盡它在社會福利應盡的責任,政府的責任是什麼?政府的責任就是說,它要對社會安全制度負起規劃的責任,去開會討論台灣欠什麼?這是政府應該來設計,今天台灣社會演變成這樣,二十一世紀的台灣要有什麼社會安全制度?就是政府要好好的去規劃,不只是規劃還要執行,而且政府要倡導好的社會福利制度或者是好的社會福利觀念,政府應該好好的去推動和示範,示範是什麼?就是老人福利和社會福利要怎麼辦?政府要有示範性的做法。

    第四點,政府要鼓勵民間來參與,剛才講政府的責任,政府的責任就是說你要有對社會福利適當的投資,台灣社會福利的投資和先進的國家比起來,譬如美國、日本比起來,都佔國民所得百分之十至二十,甚至百分之四十的都有,但是台灣只佔百分之十以下的個位數字,這告訴我們台灣在社會福利投資不夠,所以這裡面就有一個問題給大家來參考,我們很多預算都在國防安全方面,國防安全非常需要,我們的國防安全是不是要跟人家打戰!

    我們是要對大陸,如果真的打起來會贏嗎?現在不是反共抗俄時代說這樣不要緊,以前講這樣我就立刻不見了,如果真的打下去,要怎麼打?所以還是不要打戰比較好,應此保持台灣海峽的安全和和平是國家最大的策略,當然還是要有所對大陸防範,告訴大陸不應該打台灣,不然要付很大的代價,就像新加坡的「毒蜘蛛戰略」,毒蜘蛛很小,你不要咬我,不然你也會死掉,這就是「毒蜘蛛戰略」,所以新加坡就說我小歸小,但是你不能咬我,你給我咬下去你也會中毒,應此戰略上是這樣子,但是我們不能花太多的經費在國防上過度的投資,那一邊用太多錢這一邊就沒錢,所以我們一方面是國家安全,另一方面如何維持台灣海峽的安全,和平就不用打戰,不用打戰就不用花錢,但是適當國防力量也是必要的,所以我講到這邊的意思是,我們應該要對社會福利的投資適當來增加,其他不必要的浪費、開支可以節省,但是社會福利,因為這關係到我們國民生活的水準、品質的提高和每一個生活保障的加強,保障我們的生活安全和品質,這是社會安全制度的精神,所以第三點,就是剛才講的國民年金制度積極來實施,第二就是建立一個建全就業安全制度,第三是政府應善盡它的責任,就是規劃、示範、鼓勵、投資,第四點就是民間的參與,民間的力量很大,所以我提出一個觀念是什麼?就是社會福利措施的民營化,民營化就是不要每一樣社會福利都是政府在做,民間也可以做,民營化有什麼樣的問題?就是賠錢的工作沒有人會做,像現在都有財團法人在辦社會福利,很好!這一個公益事業,但是慢慢的改變成除了公益事業外還有適當的營利,我們現在說老人,我們台灣現在所缺乏的就是中風、行動不便的老人沒有人來照顧,如果現在家庭要照顧,普通一個中產階級的家庭有一個這樣的老人要來照顧,一個月要多少錢?在台北一個月要三、四萬塊怎麼負擔得起!這樣的老人不是說一個月、兩個月就會好,有時要好幾年才會好,或幾十年躺在那邊,但是老人總是要照顧,要怎麼照顧?一個月兩、三萬,對小家庭而言,一對夫婦能賺多少,不只是要照顧老人還要養小孩,所以這是台灣現在所缺乏的,你鼓勵很多財團法人去做,但是財團法人也是要政府補助,而且財團法人有些沒有怎麼多的資金,所以如果補助營利事業,且好好輔導、好好管理,鼓勵民間來投資,我想有很多人想做這樣的行業,美國民營化到什麼程度?連監獄都是民間在營運,以前政府機關都是派警察在顧,現在都保全在顧,所以以後社會福利建設民營化是很重要的事,因此我認為二十一世紀台灣一定要走這樣的路,很多社會上,你給他賺一點,利潤不要太高,政府好好設計一個制度來管理,這個像現在說的公辦民營,例如現在很多醫院公辦民營,現在很多政府設的養老院都公辦民營,公辦民營就是政府負責辦民間負責營運,他也要算一算有沒有利潤,所以這是未來社會福利制度要加強的。

    第五點就是擴大民間參與,民間參與分為兩種,一種是物力的參與,就是說我們鼓勵老百姓投資這種社會福利事業,還是說這種社會福利建設,大家有看到新聞,美國政府布希上台之後來鼓勵,鼓勵什麼?引起美國很大的討論,鼓勵教會或以宗教為主的團體來幫忙政府來做社會福利,要如何幫忙?譬如說它要補助,不是直接補助社會福利機構,它補助什麼?補助教會、寺廟,教會、寺廟再來決定要補助誰,這可以說是非常好的制度。

    以上就是本人希望政府趕快來做的社會安全制度,最後祝各位鄉親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回上一頁


    10492 台北市中山區龍江路10號5樓        電話:02-2781-2977        傳真:02-2711-8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