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際網路上犯罪行為之研究」論文摘要

王勝毅

摘要

電腦的發明,在最近五十年人類科學發展史中,顯然對於人類社會提供科技生活化最大的助力,同時經由電腦科技與電子通訊科技的聯結(尤其是網際網路,Internet),得以將各種資訊迅速地傳播至世界各地,使得人類進入一個全新的資訊時代。在即將邁入二十一世紀之時,全球的網際網路熱潮可謂持續加溫,對於日常生活影響的層面也日益擴大,在可預見的未來,網際網路必將改變原本我們以為理所當然的一切事物,面對此一全新的資訊時代,人類的社會生活行為不僅僅表現在現實世界中,更在虛擬的網路世界(Cyberspace)裡大鳴大放,甚而一些脫序不法的行為也如雨後春筍般充斥其中,因而相繼引發了諸多社會輿論與相關學者間的重視和討論。

從一九六○年代網際網路發展之初,至今不到四十年的時間,藉由網路的串聯,社會資訊流動與擴展的態樣,大概只能以「爆炸」一詞稍堪形容網路資訊蓬勃發展之現況。然而,也因為網際網路上資訊洪流的淹沒,人們身處其中面對資訊過度貪婪的吸收與濫用,逐漸形成了所謂的「資訊焦慮」,不僅如此,現實世界裡的犯罪行為也因藉由網際網路的普及與使用者易於隱藏身分的特性,在網際網路堜騆v地恣意而為,已然對社會生活秩序形成前所未有的威脅感。

壹.網路環境與犯罪行為的關聯

在探討網路犯罪行為種類之前,我們先來談談網路使用環境和犯罪行為間的關聯性:

一.網路使用行為的特質

    網際網路所形成的虛擬環境,基本上具有以下的幾項特質。

1. 無國界性

虛擬的網際空間並無所謂「領域疆界」(territorially based boundaries),因為在網際網路上訊息的傳輸速度和成本與物理上的所在位置幾乎並無關聯。因為只要是有網路連結的處所,訊息可以在實體上的任何地點間傳輸,不會有品質減損或嚴重延誤;實體地理上的障礙也不至於造成時空上的阻隔。

2. 使用者匿名性

網際網路是一種開放式的網路系統,除非特定網站設置管制措施,欲進入網路空間之人,並不需要提示個人身分或輸入密碼即可進入使用或接觸資訊,因此,如果使用者不願自行提供其個人的基本資料如姓名、年齡、國籍、性別或職業時,任何人很難單純從網路活動中察知其現實世界上的真實身分。

3. 資訊公開性

雖然網路使用者雖具有隱匿性的特質,不過對於資料的取用則是公開、無限制的共享。按網路使用者既可以隨時將任何資料上載(upload)至網際網路上某一位置,而取用者只需鍵入該等資料所在的位址即可閱覽、下載或線上參考,而且網路上資料傳輸與散播的速度極為迅速,因此除非將資料加密(encryption),否則即會在上載的瞬間形成資料公開的情形。

4. 資源取用自由性

網際網路服務提供者,一般均是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年三百六十五日無休地提供用戶上網的服務,除了短暫的主機維修或更新設備之外,並無所謂的例假日休息的限制。通常情形用戶是可以隨時以電話線路透過數據機撥接獲以寬頻專線上網,進行取用網路資訊的行為,此種不受時間限制的網路服務方式,使用者只需具備基本的上網設備即可徜徉於網際網路中,完全無現實生活身份的限制,亦與傳統生活作息的時間無關,甚至也不受各國地域時差的影響。

5. 設備經濟性

單純個人上網的最簡要的需求設備,僅需自備一台個人電腦、一條電話線路及一架數據機,並申請ISP服務帳號即可輕易完成上網的需求,進而遨遊無垠的網際空間。因此就大多數個人而言,上網並不需要購置大型主機電腦或特殊設備,網際網路可說是相當符合一般社會大眾經濟性的要求。

其次也應該談談網路行為方面的特質,也就是網際網路使用行為的特殊性。首先是「數位化行為」,所謂數位化行為是指基於以數位資訊為中心,人類意思決定與意思活動在網際網路上以各種數位資訊或資料之形式,展現並產生影響的行為樣態,亦即注重人類意思決定如何透過電腦,而將該意思決定數位化後,以數位資訊或數位資料之型態,產生對週遭環境影響的數位化行為態樣。而在刑法建構的犯罪評價基礎上,有所謂「無行為即無犯罪」,而網路環境裡的使用行為,類多僅止於敲擊鍵盤、操作滑鼠等單純動作,並無和現實環境裡如同舉槍殺人一樣的明確的行為體素存在,是故網路行為的辨別上具有獨特的數位化概念。其次是,主體身份的不確定性,關於這項特行,以網路上曾出現的一則諷刺性漫畫來說明是最為傳神的,漫畫中兩隻狗在網際網路上相遇並進行對話,其中一隻狗在電腦顯示器上打出:「在網際網路上,不會有人知道你是一隻狗的。」「而且,他們也不會知道你在哪裡?」真是一語道破網際網路虛擬性造就而成的行為主體身份的不確定性,同時也可以推想出兩項特質:一、行為主體現實社會中的身分特徵,如性別、年齡、外貌、職業、身分地位、聲音特質及行動等,在網路空間裡均無法藉由對方之網路活動確認之;二、行為主體所處的位置或地理環境等場所資料,亦無法藉由網路上數位行為所展現的微弱訊息得到充分的確定性。

二.網路環境對犯罪行為的加乘效用

網路犯罪實際上係因網際網路發達後新興的犯罪型態,由於現今社會網際網路的應用已深入生活面,特別是網路的虛擬性,讓使用者可以輕易的隱匿真實身分(隱匿性或匿名性),更增添了行為人恃無忌憚的作為,因此網際網路上的犯罪行為基於網路使用上的特性,產生有別於傳統犯罪類型的加乘特質。

1. 高度隱密性(anonymity)

由於使用者可以匿名方式進行性別角色扮演,時興的網路聊天室裡的網友互動對談,乃是一項最具虛擬性的代表行為,一般而言,除非該使用者自己透露真實身分,其他使用者是難以單純由網路上的行為表像來判定對方的實際身份的(如以女性化名字作為代號之網路使用者,未必就是現實世界的女性)。況乎網路世界裡資訊的流通往往不受有形國家主權或疆域的限制,故產生了「網路無國界」的特性,而經由網路相互通連的結果,犯罪行為人只要使用匿名、代號或假藉他人名義使用其帳號,或是利用境外提供匿名轉信的網站傳送資訊等等,在在都使得網路上的犯罪行為人能輕易的隱密行蹤,並且造成犯罪偵防上的盲點。

2.普遍性

近年來電腦價格平價化且操作介面簡單化,以及人們在生活中網際網路的普遍使用,接觸電腦並使用網路之人已不在侷限於特定部分人士,因此隨著網際網路普遍化的結果,利用網路所觸犯的犯罪行為亦隨之普遍化。例如近來之網路色情之問題,利用網路誹謗,以及軍火教父案等,均顯示行為人未必皆具有高深程度的電腦網路專業知識,即使是網路駭客行為,亦可經由駭客工具程式,侵入網路上不特定第三人電腦,就連一般未成年的高中生也有可能成為網路犯罪之行為人。

三.犯罪黑數極高

網路犯罪黑數之所以較傳統犯罪行為來得高,除了網路犯罪偵查與蒐證之困難性以及刑事追訴機關欠缺追訴經驗與追訴所需之專業知識外,另一項主因是,行為人利用網際網路從事犯罪行為,本質上較現實社會中的犯罪更難以發現。加以在網路商業化的發展趨勢下,網路安全稽核措施之良寙攸關網路交易安全或個人或企業之信譽與商業秘密,以網路入侵為例,被害人之電腦系統遭受侵害時,若非根本未發覺入侵,即是為了顧及聲譽而不願張揚。根據美國司法部最近的一次估計顯示,在一九九八年私人企業對於網路犯罪的指控,平均每五十件中僅僅只有一件起訴,探其原因除了政府經費不足難以應付日趨嚴重的網路犯罪外,主要還是在於受害者顧慮自己經營的網站將因公佈遭受入侵而影響其商譽。

四.犯罪成本及障礙性

傳統犯罪或多或少均需克服空間距離與時間差異的障礙,若為親身犯罪更需冒高度被識破身份及現場逮捕之風險,此種風險乃抑制犯罪發生之重要條件,但在網路犯罪領域中,此種障礙均能透過網路技術加以排除,無疑地將導致網路犯罪的氾濫。

五.偵查起訴困難性

網路犯罪偵查起訴具有較高的困難性,除了基於前述的高犯罪黑數之外,在網路上蒐集犯罪證據亦相當不容易。一來網路犯罪行為人通常具有相當電腦資料處理技能,而電腦所處理的是電子數位資料,此項資料的特性是容易複製也容易刪除,因此行為人事後可以輕易地刪除在網路空間裡殘留的犯罪資料,或者移往他處貯存,造成偵查上難度提高;另外,檢調機關的司法人員未必人人皆對電腦或網路具有足夠的知識,加上網路上並無現實世界的領域觀念,行為人可能身處任何地點,且行為與結果之間相隔許久,待發覺時行為人早已消失無蹤,這些因素都可能是造成偵查起訴困難的主要瓶頸。

參. 網路犯罪的主要類型

一. 網路中主要的傳統犯罪型態

理論上,現行刑法分則中的多數條文均可能透過網際網路的特性來實行犯罪構成要件行為。例如,最傳統的殺人罪的規定,行為人可以經由網路侵入醫院的電腦系統,將醫師的處方藥物增刪,使病患因服用錯誤藥物而致死;再如,刑法第一百八十三條以下關於交通安全所規定的公共危險罪,在台北市的捷運系統開始運作以後,所呈現在眼前的事實,已經讓我們清清楚楚的理解到,透過電腦的控制來破壞公眾運輸工具、破壞軌道或標示,或是透過電腦的控制來壅塞陸路或損壞往來設備,都是可能經由網路的使用而實現的事情。

不過,談到網際網路上的犯罪情形,目前違犯普通刑法之傳統犯罪類型,時下較常見者仍是以恐嚇、誹謗、公然侮辱或煽惑他人犯罪等利用網路發表不當言論,與網路詐欺、散布猥褻物品(網路色情)及網路賭博等行為為主要。尤其是在網路色情資訊氾濫方面,在各類網站中,色情網站可以說是網頁瀏覽率頗高的一類網站,不論男女,該類網站對其而言,都有不小的吸引力,尤其是在該網站以許多的免費服務如影片下載、對談服務等為號召,更可使為不數不少的網友趨之若鶩。根據國立交通大學思源基金會聚寶盆網路搜尋器所公布的一項調查顯示,前一百大熱門網站中,排名前三十名內竟有高達七成是所謂「成人網站」,而路透社的報導更指出,每三個上網的英國人當中,就有一個是上網找「有料」的網站,光是本年五月份就有高達三百六十萬名英國人造訪色情網站,在最受歡迎的前五千八百個網站當中,成人網站居然佔了四成之多。由此可見網路色情資訊氾濫情況之嚴重。

在眾多的網路色情資訊中,最令人髮指的莫過於兒童色情行為了。所以,國際間對於掃蕩兒童色情網站更是大力持續進行著,美國自一九九三年,就開始對於網路上的兒童猥褻圖片,展開聯邦調查,一九九七年,美國共有一百八十九人因持有、製造、或散布兒童猥褻圖片,而被法院判決有罪。國內亦曾分別在民國八十八年底展開全國第四波同步掃蕩兒童色情網站行動,總共查獲十二個色情網站及色情光碟萬餘片,十二名涉嫌妨害風化罪與違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之嫌犯遭移送法辦;以及在民國八十九年時,由刑事警察局偵九隊與美國FBI合作,破獲十個將網站架設在美國的台灣色情業者。

二. 網路特有的犯罪類型

1. 網路駭客(hacker)

除了傳統型態的犯罪行為移植在網路虛擬空間中發酵之外,也由於不斷發生駭客攻擊網站事件,徒增網路世界許多不安與困擾,自網際網路出現以來,全世界發生的網路系統入侵或攻擊事件每年俱增,因此目前更較人擔心的新型態犯罪,莫過於網路駭客行為與電腦病毒等干擾或破壞電腦系統運作所產生的危害,其中又以網路駭客最令各國政府頭痛,蓋網路入侵之手法可謂防不勝防,在美國甚至已經出現了反駭客入侵的保險,更有國家為了遏止駭客歪風因此以嚴刑峻罰相加者。

2.散布電腦病毒(virus)

電腦病毒本身其實也是一種電腦程式,只是病毒程式的目的並非提供電腦執行處理資料的功能,反而是在利用電腦執行本程式以進行破壞、毀損資料或干擾電腦處理資料的功能。而一談到網路上的電腦病毒,常讓人聯想到它就像是廚房裡的蟑螂一樣,除了到處散播病菌引發疾病而令人厭惡之外,幾乎無其他可取之處。然而,網際網路卻是電腦病毒寄生與複製傳染的最佳與最快的場所,因為隨著網際網路盛行之後,尤其是電子郵件與個人網頁的盛行,大量的檔案得以透過這兩類媒介在各個使用者之間傳遞。事實上,人們一方面在努力的取得各個來路不明的複製檔案,一方面又努力的傳遞給別人,一再的循環,最後每個人都成了病毒傳播的共犯。因此,只要網路使用者稍有不慎下載感染病毒之檔案或軟體使用,通常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待病毒發作時始知自己電腦系統已經中毒,造成電腦檔案或系統毀損而搶救為時已晚。

關於電腦病毒引發的網路恐慌,國內曾發生一樁使台灣「揚(惡)名於外」之造成各國電腦網路系統遭受莫大損害的網路病毒「CIH事件」。據研究資料顯示,「CIH事件」造成的全球性傷害,單就國外方面來看,以韓國受害最嚴重,約有三十萬部電腦中毒,佔全韓百分之十五,損失達二億元以上,土耳其機場及電視台等單位亦遭波及,孟加拉約有一萬五千台電腦受害,新加坡受害約有一百五十起,馬來西亞則有十二家股市公司遭殃,大陸方面更在網路上以「中國強烈抗議4/26台灣CIH大屠殺」及「南京大屠殺」來表達不滿之意。可知在現今網際網路全世界普及化的情形下,網路上的電腦病毒,猶如資訊高述公路上的地雷或詭雷,其產生的破壞程度實難以事先估計,更是令網路使用者存取網路資訊時提心吊膽的元兇。

肆. 網路犯罪的防治建議

一. 當前網路犯罪偵防的困境

網路犯罪偵查追訴上具有相當程度的困難性,主要的原因,除了基於國家司法管轄權的限制之外,至少仍有下述的四類阻礙存在。

1.各國法律規範上之差異

網路犯罪多數具有跨國性,這原是本於網路環境開放性或無國界性的特質所衍生的犯罪特性,然而在犯罪偵防上卻有不利的影響。首先在刑法規範上,不論網路上的犯罪行為是否被歸類於傳統型態或特殊型態的犯罪,各國對於反社會行為犯罪化(Criminalization)的程度或有不一。例如,傳統犯罪中的網路色情案件,基於各國民情風俗不同,其所欲限制的或處罰猥褻資訊程度上即有差異;再如網路駭客入侵案件,未必各國刑法均設有對於此類行為處罰的相同規定,換言之,對網路系統雖然具有嚴重威脅性的駭客行為,在各國法制規範上卻未必皆得以刑罰加之。

其次,除了刑法規範的不同外,各國在其他非刑法方面的規範,更有極大的差異。例如,歐美國家對於隱私權極為重視,有些國家(如美國)規定,為取得網站網頁提供者的登錄資料及網路連線資料,調查者事先必須得到當地法院的許可,否則便無法進行相關的調查。另外,某些網站即使只是免費提供個人網頁,卻常在使用契約上載明保證絕對保護個人隱私權,故而取得該等網站會員資料將是對於網站商譽的破壞,從而影響網站經營者的提供意願。但是,並非各國對於隱私權均有相同程度的保護政策,因此,在偵辦網路犯罪案件時,面對如此不同的法制現象,將是偵查上的一大困難。

2.專業知識與技術上的落差

以我國上述設置的網路犯罪偵防單位來看,除了刑事警察局偵九隊是正式編制用以專門負責網路犯罪之偵防者外,其餘的偵查單位均屬任務編組的型態,此對現行網路犯罪的偵查工作無疑是一種力不從心的組織現象。

一方面是因為網路空間的犯罪行為要單靠一個網路警察隊來進行偵查,不論是在人力上或在物力上均屬苛求,網海無邊,吾人不可能時時監視著各網站或網路使用者的行為動向,以查緝違法網站內容或犯罪行為;另方面也是基於網路犯罪的一項特質即是行為人大多具有電腦專業知識,尤其是網路駭客,此等的專業知識絕大多數遠優於偵查人員,所以其對於在網路上所留下的犯罪蹤跡自然可以輕易消除甚至進行反監聽的手法,偵查人員亦難以捉摸其犯罪行徑或慣性,對於犯罪證據的蒐集與掌握仍有盲點存在,致使案件破獲率降低。另外,即使偵查終結起訴後,對於網路犯罪之證據型態,也可能因為日後審理之法官對於電腦網路基本知識的欠缺,造成採證上的不足或者證據認定上的落差,形成法官心證與審判的結果無法預測。凡此不利因素的存在,對於網路犯罪偵查作為之效果均可能降低且影響成罪的比率。

其次,近來網路傳輸資訊經常運用加密技術(Encryption),以免所傳輸的資訊造人偷窺或竄改。資訊經過加密後,即使被他人攔截,若無解密的密碼或對應的程式,仍無法得知訊息內容,因此加密技術運用在犯罪行為上,如果偵查單位未具備此等技術,便無從取得密碼以解開經過加密的資訊瞭解犯罪行為內容,將使網路犯罪的偵查工作遭遇重大障礙。

3.法制上的不適應性

面對網路突飛猛進的發展現況,法制研擬或制定的工作仍難免於出現疏漏而有與社會事實不相適應的現象,這本是法律的宿命-「法即生即滅」,法律變遷永遠落後於社會變遷。但在目前網路犯罪方興未艾之下,法制增修工作的緩急無疑將會影響著犯罪偵查與防治。

玆以監聽偵查行為為例,在傳統犯罪偵查上,監聽常是一項重要的方法之一,除了傳統的信件、電話、傳真之外,隨著網際網路日漸普及後,網路其實也演變成現代人通訊的熱門工具之一。早期我國檢警調人員實施監聽監看之法源依據容有欠缺,是故在民國八十八年七月十四日公布施行「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以符合憲法保障人民秘密通訊自由之意旨。綜觀該法規定,監聽的範圍應可涵括網際網路之通訊在內,而欲對網路實施監聽時,其監聽客體可能是網路某特定之IP Address或E-Mail Address,而其常見的方式有二:一是監聽特定人的電子信箱,二是在網路骨幹(backbones)上放置監聽設備,攔截封包。

然在上述網路監聽作為中,除了監聽特定人電子信箱應不至於「順便」將不相關之他人郵件通訊一併監視外,在網路節點上的監聽行為,卻可能會引發若干爭議。因為,傳統監聽客體係以電話通訊為主,而電話通訊基本上是點對點的傳送,在一對一的對話模式下,其監聽自然是範圍固定且對象特定,不會出現攔截非監聽對象通訊之情形;但是,網路通訊則是採資料封包(packet)形式傳送,亦即資料的傳輸係透過分封交換網路系統(Packet Switch Network)來進行眾多網路使用者之封包傳送,因此在網路節點上監聽網路通訊攔截資料封包時,常會一併將毫不相干者的網路通訊內容攔截下來,形成非法侵害他人之秘密通訊自由,此種做法極易引起網路通訊監聽的妥當行之質疑。

其次,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五條所規範得核發通訊監察書的特定之罪中,除了第一項第二款包括詐欺行為之外,對於大部分常見的網路犯罪類型,如網路賭博(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至第二百六十八條)、網路散播猥褻資訊行為(刑法第二百三十五條、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二十八條)、網路上公然侮辱或毀謗行為(刑法第三百零九條、第三百十條)、毀損文書行為(刑法第三百五十二條)及目前網路上猖狂的駭客行為等,皆未涵蓋於監聽的範圍內。雖其第一款設有概括性規定最輕本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亦得申請監聽,惟現行多數網路犯罪行為,尤以駭客入侵案件罪刑雖輕,但可能造成鉅大的損失,例如駭客入侵金融機構毀損金融紀錄,嚴重者將影響一國之金融秩序,卻均非屬犯最輕本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依該法第一項第一款規定即不可施以監聽偵查作為。這對網路犯罪之偵查作為上,不啻為法制上之作繭自縛,影響網路犯罪之偵查甚鉅。

是故,偵查網路犯罪進行網路監聽時,是否得以一概如同傳統電話監聽一般在特定節點上設置監聽設備,在適用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上並非毫無問題的,至於監聽範圍之侷限性,更可能導致網路犯罪偵查之阻礙。而此等法制與現實不適應的問題,應當是立法者立法時對網際網路傳輸特性與網路犯罪行為特質未予深入瞭解所致也。

4.整體網路環境所形成的偵查瓶頸

網際網路本著開放性(無國界)、匿名性等基本特性,對於犯罪偵查產生了棘手的問題,加上偵查網路犯罪對於ISP之配合與否具有高度依賴性,卻難有強制性規範要求配合偵查之下,網路犯罪偵查就整體網路環境上而言,已然出現某些偵查瓶頸或窘境。

例如,針對非法網站之查緝,該等網站如色情網站大多設置於國外,而此類國外免費網頁資源不但眾多且申請容易,其對申請者的身分登錄資料亦未予嚴格管控,致使有心人利用假資料申請供為犯罪之用,因此在查詢國外網站資料實屬困難與複雜。再者,即便是國內的ISP業者,目前ISP保存電腦稽核資料多所不完整甚或未保留,其對於客戶身分的稽核也未必嚴謹,且多數ISP業者為恐影響商譽與客戶使用意願,或增加營運成本,在法無明文強制規範下,其不願提供或推託資料業已銷毀或拖延回覆時間等等,配合偵查態度之消極,自屬可想而知。

二. 偵查作為與防治對策

另外,網際網路無遠弗屆的特性,打破傳統司法管轄領域的限制,網路上的犯罪行為不再只侷限於單一國家或特定區域內,對於偵查責任歸屬與界定可能出現消極衝突,或將案件函轉他轄單位偵辦時,因未有偵辦經驗或不充分瞭解情形下,致案件無疾而終;而犯罪地點在網路空間上具有充分的變動性,網路犯罪行為人可以利用數據機隨時任意變換連線地點,使犯罪地點變異不易掌控,造成偵查人員追蹤查緝之困難。而且,網路犯罪事證亦難於掌握,此乃因為電腦特性僅需一個指令或動作,即可瞬間完成犯罪行為,加上電磁紀錄本即易於銷毀,或犯罪證據資料遭遠端刪除,甚至以駭客手法在犯罪完成後立刻消除犯罪事證,在在增加了網路犯罪具體事證查扣與掌握的困難性

網路犯罪是一門新興的法律問題,同時也是一項社會倫理規範的新領域。對於網路犯罪的防治對策上,基於新社會事實往往對既存法律的適用提出挑戰,網路犯罪行為亦然,就目前而言,有關網路上猥褻資訊的散播、誹謗、賭博、著作權侵害、駭客入侵等等犯罪態樣層出不窮,已使網路犯罪呈現出多樣化的發展趨勢,對於網路管理與犯罪防治上,首先面臨的便是法律適應的問題,因此各國無不加緊法律制定或增修的腳步,以求及早因應與規範。不過,網路犯罪的防治層面,並非僅賴法律的增修即足以解決,除了修法因應之外,或許加強網路倫理規範或藉由科技的協助,亦有立竿見影之效。

三. 網路犯罪偵查機能的再造

犯罪偵辦的最大難處在於人贓俱獲,一般傳統犯罪如此,網路犯罪更是猶有過之。由於網路犯罪行為人大多具備相當基礎的電腦專業知識與技術,加上網路上行為地點具有高度變動性,且所有的資訊形式均是電磁紀錄方式存在著,其儲存、修改或刪除剎那間即可完成,使得證據資料迅速滅失的可能性較之傳統犯罪更為嚴重,因此偵查人員如何追蹤犯罪行為人,進而取得或查扣其犯罪之事證,在目前司法人員普遍未具備電腦專業知識情形下,恐力所未逮。何況,目前網路安全仍屬令人存疑,促使資訊加密(Encryption)的情形逐漸頻繁,如此情況更是加重網路犯罪資訊取得的困難度。

是故,網路犯罪之偵查機能的再造,可以由以下兩個面向著手。其一,加強司法人員對於電腦專業知識的進修,或者進用電腦專業人員協助檢察官與司法警察偵辦網路犯罪;其二,整合國內目前各種網路犯罪偵查單位組織,成立專責網路犯罪之偵防機構,蓋我國現有的網路犯罪偵查單位,除了刑事警察局偵九隊(即網路警察隊)屬於正式編制外,其餘僅是各機關的任務編組型態,在這種多頭馬車的體制下,不但偵查資源分散造成機能的衰落,而且無法做功能上的再造,實為人力與物力利用效能上的缺失。

四. 檢舉制度的強化

綜觀各國的規範手段,單純以刑事手段來歸製網路似非良方(美國之通訊端正法CDA遭受美國最高法院宣告違憲就是最佳例證),再加上許多法律名詞都屬於不確定法律概念(例如富爭議性的「猥褻」就是一例),因此,如欲以此種不確定的刑事概念來直接規範網路中的資訊傳輸,恐將造成許多網路使用者的困擾,甚至造成網際網路上的寒蟬效應(chilling effect)。

然而在各國的制度中,檢舉制度之設立可謂最為有效,亦身受大部分國家的認同(如美、德、荷、比、澳洲、瑞典、挪威等)。這是因為採用檢舉的方式可以減輕國家偵查網路犯罪的人力與時間,亦可使概念中的「網路警察」由網路使用者來擔任。國內犯罪偵防單位亦可考慮充分利用廣大的網路使用人摘奸發伏的傾向,設立檢舉不法的網路電子信箱或是熱線電話等,以遏止網路犯罪之增加。

五網路相關業者自律功能的加強

政府主管機關或是民間團體在致力於網路利用或犯罪問題之際,除了考量法律制定議題外,亦應著重於網路服務業者之自律倫理的建立。其實歐美國家即相當注重與鼓勵業者的自律,如我國亦能戮力於各ISP或網站、BBS版主等之自律功能的加強,建立一套網路資訊區分標準,拒絕接受不法資訊的張貼與散布,甚或主動過濾可得合理懷疑為犯罪之資訊加以攔截,如此即可減少大半以上的網路犯罪資訊的提供或傳輸,進而降低網路犯罪的發生率。

六.加強國際上的合作

    網路資訊傳播迅速,乃是基於網路無國界的特性,任何地區的資訊不論是違法或合法,對於網路使用者而言都只是咫尺天涯,國家領域界線早已不存在於網路世界中。進而言之,若犯罪者刻意輾轉於外國或使用加密技術來進行犯罪行為,不但在證據資料取得有其難度,犯罪行為人亦難以追蹤,而且基於司法轄權的限制,除非該非難性行為具備了「雙方可罰性(double criminality)」而為國際間處罰的對象時,該關鍵外國方有可能願意協助,否則實難逕行逮捕。既然如此,則防制網路犯罪的蔓延,單靠一國之力即想解決之,無疑是緣木求魚之舉,是故,針對網路犯罪早已國際化的現象,透過國際間的合作共同打擊網路犯罪活動,或是制止不法資訊的傳輸,將是網路犯罪防治上未來值得努力的目標。

 

伍.結論

人類文明的發展助力,泰半來自於科技的進步,甚至可以說人類文明發展歷程中,人類智慧的結晶-科技產物帶動人類社會文明的持續進步。網際網路的出現,就是近來電腦科技與通訊科技結合後的一項劃時代的產物,無疑地它帶給我們通訊上的便利性與資訊取得的無限性,足然使我們的社交活動為之改觀、社會更加開放。近來電視商業廣告埵酗@段朗朗上口的佳句:「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不過,人性畢竟仍有負面的劣根因子存在,網路科技發展至今不過四十年,卻也成了不法人士犯罪的一項利器。事實上,網路的發明雖是基於科學,但其使用卻是一項倫理學,就如同原子彈的發明與使用一樣,發明本身無所謂好壞,其利弊無非端賴人類如何利用而已。

雖然網際網路社會中一再發生諸多的犯罪行為,加上媒體的渲染,似乎大家只見到網路社會的晦暗面,而忽視了網路科技本身的存在價值。實則,一項社會新事實的產生,多少都會衝擊社會控制的主要工具-法律,當吾人利用網際網路所形成的社會價值,與現實社會秩序價值發生衝突時,為維繫既有的社會生活秩序,首先想到的便是調整法律規範以因應之,因此有了價值衝突判斷與選擇的必要。而這項判斷選擇標準,是否仍全然以現實社會既存的規範來作依據,未必是有一致的答案。自由派論者或有謂,由資訊科技所構成的網路社會,其已有特有的規範模式交互運作,而當政府的權力無法如同其過去再現實世界裡隨心所欲時,即認為網路社會是「無法無天」的「無政府狀態」,換言之,政府不應直覺地以現實社會的法律積極介入網路世界。然而,本文立場絕非贊成網路社會行為逸脫於法律的控制,或是採獨立法領域來規範,網際網路的利用仍是人類社會的科技產物,其存在的基礎無法跳脫人的使用行為,簡言之,網路利用行為既然仍屬於人的社會活動之一,就無理由以其獨具的特殊性格而反對接受實證法律的規範與檢驗。

在承認法律介入管制網路行為的基礎上,我們除了積極加強犯罪偵查作為外,亦不可擅斷地輕忽網際網路的前途,盡以刑事手段來規制網路行為。蓋刑法的制裁手段通常具有嚴厲性或終極性,國家刑罰權發動後往往是以侵害人民的基本權利為結果,其本身在秩序控制上原有最後手段性的限制;換言之,立於刑法謙抑思想的考量下,是否對於所有網路上的不法行為一體適用而執著於刑罰手段的制裁,為兼顧使用網路的基本權利與網路上的言論自由之故,吾人似亦應考慮其他規範之途。尤其時值我國邁入國際化的腳步逐漸加速之際,網路天生具有的自由與開放性格,強以專擅的立法管制介入網路活動,恐非民主社會開放的助益來源。是以,針對我國網際網路使用行為的管理,兼採自律措施協助端正網路歪風亦屬可行,未來關於網路行為立法管制方向是否著重於網路服務業者與網路使用者的自律,雖然猶未可知,但是在進行立法管制時,立法機關宜斟酌網際網路發展的現況及兼顧網路行為的特性,建立適當的管理法制,以免過猶不及無法有效打擊網路犯罪或阻礙我國當前網路發展之前景。

 回上一頁


10492 台北市中山區龍江路10號5樓        電話:02-2781-2977        傳真:02-2711-8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