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得稅率與遺產贈與稅對經濟發展的影響

 吳宗勳 

由於台灣在60年代所面臨的嚴峻考驗,大半是依賴政府部門的大幅支出與創造許多的就業機會而安然渡過危機,所以政府必需有龐大的財源來因應,而「稅收」是其中一個重要的籌措管道;但「稅率」的多寡可能會影響到長短期的經濟發展,所以本篇論文著重在研究「稅率」與「經濟成長」的關係,並且以民國60~86年各縣市的數據來作實証研究。

僅管政府所立的稅目很多,但一個人在一生中所面臨的兩種重要的稅賦分別是綜合所得稅與遺產贈與稅;而一般企業個體也必需繳交營利事業所得稅,這三種稅可能會是促使物質資本與人力資本累積的最大障礙,而更進一步降低經濟成長,此為本篇研究的主要目的。

本文以複線性迴歸分析(OLS)來研究「所得稅率」與「遺產贈與稅率」對「經濟成長率」所造成的影響;而因歷年所得可課徵淨額難以取得,造成無法求得所得稅率,又遺產贈與稅率亦有此困擾,是故,本研究擇取「名目GNP」作為台灣實証部份的替代變數,而各縣市實証的部份則以「經常性收入」作為其替代變數。

另外,有關於各縣市綜合性資料(pooling data)實証的部份,亦以線性迴歸分析來處理,將各縣市資料以放入虛擬變數(Dummy Variable)的方式,觀察其農業縣市與非農業縣市、縣與市間的經濟發展速度有無差異;並放入初期所得,以觀察各縣市之經濟發展是否存在「收斂效果」。

繼Romer(1986)與Lucas(1988)提出內生成長理論之後, 內生成長理論即受到各方學者的極大重視,這個理論強調政府以課稅的方式解決人力資本與物質資本的外部性;且根據此理論,人力資本與物質資本的資本累積模式及政府的相關租稅政策是經濟成長的主要原動力。

名目GNP是衡量一國經濟成長的重要元素,故本研究利用每人之實質經濟成長率作為計算的基礎,因為可摒除因物價膨脹而虛增的經濟成長。

為了計算出所得稅稅率與遺產贈與稅稅率,本研究採用所得稅總稅收與遺產贈與稅總稅收分別除以名目GNP而得出之總合稅率;然而因為中華民國政府所實施的會計制度為七月制,是故本研究將之修正如(1)式,式中說明了調整過後該年度的所得稅總稅收等於該會計年度所得稅總稅收的一半加上下一會計年度所得稅總稅收的一半;而遺產贈與稅總稅收亦按此方式處理。

Adjusted incometaxt = 0.5*incometaxt + 0.5*incometaxt+1………………..(1)

    • Adjusted incometaxt:調整後的歷年總稅收
    • incometaxt: t會計年度之所得稅總稅收
    • incometaxt+1: t+1會計年度之所得稅總稅收

為了計算物價上漲率,本研究利用歷年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onsumer Price Index:CPI)求出,其方法如(2)式

pt = (CPIt /CPIt-1)-1………………………………………………………(2)

    • 其中pt 為第t期的物價上漲率

在各縣市資料的部份,轉而以經常性收入來計算各縣市的經濟成長;另外,各縣市的物價上漲率以台灣省平均物價作計算,但台北市與高雄市為直轄市,其物價水準一向高於其它縣市,所以必需獨立出來作計算。

最後,因為新竹市與嘉義市在升格為省轄市後才從新竹縣與嘉義縣獨立出來作計算,為求資料之一致性,本研究將新竹市與新竹縣合併作計算;嘉義市與嘉義縣亦如此。

本研究分別將台灣與各縣市擇用的資料、來源製表,分別如表1與表2所示;而樣本期間為民國60年至民國86年。

表1  變數選取、資料來源與樣本期間---台灣 

資 料 名 稱 
資 料 來 源
名目 GNP 中華民國統計手冊
所得稅總稅收 中華民國賦稅統計年報
遺產贈與總稅收 中華民國賦稅統計年報
全國人口總數 中華民國台閩地區人口統計年報
消費者物價指數 台灣省物價統計年報

 

表2  變數選取、資料來源與樣本期間---各縣市

資 料 名 稱 
資 料 來 源
經常性收入 * 台灣省家庭收支調查報告
所得稅總稅收  中華民國賦稅統計年報
遺產贈與總稅收 中華民國賦稅統計年報
各縣市總人口 中華民國台閩地區人口統計年報

* 經常性收入等於薪資收入、利息收入、租金收入、自有自用房屋設算租金收入、投資收入、耕種及禽畜牧淨收入、林業淨收入、漁業淨收入與營業淨收入、執行業務淨收入、私人贈與收入、政府補助收入、企業補助收入、國外移轉收入及其它雜項收入等的總和

由內生成長理論知道人力資本與物質資本為影響經濟成長的兩個重要原動力,而政府課徵所得稅與遺產贈與稅應會阻礙此兩類資本的累積,進而影響經濟的發展;因此,本研究設定(3)式來驗証此理論。


gnpgrowth=a+b1*incomerate+b2*bequrate+ei………………………..(3)

    • gnpgrowth:每人實質經濟成長率
    • incomerate:台灣地區之所得稅率
    • bequrate:台灣地區之遺產贈與稅率
    • ei:殘差項

表3是對每人實質GNP取對數(loggnp)、所得稅率與遺產贈與稅率等三個變數的時間序列作單根檢定,以去除時間相關的因素,若其中一個變數經差分後,尚不能成為穩定的時間序列時,則三個時間序列需再同時差分,而當穩定(至少在0.05的顯著水準下顯著)後,再作迴歸分析;由表3可知三個時間序列均需差分兩次才作迴歸分析,另外,由表4可知, 過去台灣在60~86年間,所得稅率與遺產贈與稅率對經濟發展的影響並不顯著,但是所得稅率與經濟成長率間有負相關的傾向,然而這與Toshihiro Ihori(1997)、Paul Pecorino(1994)與Ping Wang & Chong K. Yip(1992)等三篇研究的結論違背;本研究認為這是因為政府慣於主導整個經濟走向的緣故,如台灣經歷東亞金融風暴時即曾實施首次購屋可享優惠利率措施,讓房地產景氣不再低迷不振;且政府責令金融機構對傳統產業不能雨天收傘,應繼續貸放予企業,所以造成租稅政策對經濟發展沒有顯著的影響。

表3  單根檢定表—台灣

變數名稱 第一次單根檢定 差分後單根檢定 再差分後單根檢定
  ADF Test Statistic ADF Test Statistic ADF Test Statistic
loggnp -1.081  -5.833*** -7.517***
incomerate -2.813 -3.787** -5.336***
bequrate -1.563 -1.771 -5.489***
***在a=0.01下顯著   **在a=0.05下顯著   *在a=0.1下顯著

表4  迴歸結果—台灣

變數名稱 Constant incomerate bequrate F-value R-square
Coefficient  -0.001 -0.488 23.84 0.06 0.006
t-value -0.06 -0.16 0.32    
***在a=0.01下顯著   **在a=0.05下顯著   *在a=0.1下顯著

僅管中央政府主導國家大體之經濟走向,然而各地方的發展仍由各縣市政府掌握;另外,因為台灣地區經濟較發達的地區為西部之都會型城市,如台北縣市、基隆市、桃園縣、新竹縣、台中縣市、彰化縣、台南縣市與高雄縣市等,尤其是北部人口較多的縣市,許多人民聚集在這些都會區工作並購買房地產,因此,本研究認為租稅政策尤其是所得稅應會對各縣市經濟發展產生影響,所以設計利用(4)式來驗證此假說是否成立。

gnpgrowthi=a+b1*incomeratei+b2*bequratei+ej…………………..(4)

    • gnpgrowthi:i縣市之每人實質經濟成長率
    • incomeratei:i縣市之所得稅率
    • bequratei:i縣市之遺產贈與稅率
    • ej:殘差項

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在本節中所選取的所得稅率與遺產贈與稅率是各縣市的資料,與台灣的資料有所區別。本研究所作各縣市的單根檢定與迴歸結果如表5及表6所示。由表5的單根檢定表可以看出要如何作迴歸分析(OLS),比如就拿高雄市當例子,三個時間序列都必須差分一次,再求其複線性迴歸,其餘類推;至於各縣市迴歸結果如表6所示。由表6可以看出,若中央政府提高所得稅稅率,則會妨礙經濟發展,雖然有少數縣市如宜蘭縣、嘉義縣、高雄縣市、花蓮縣、台中市與台南市等縣市並不顯著,但也多有負相關的傾向,這樣的結果與多數學者認為政府課徵所得稅而導致經濟萎靡不振的看法相同,如葉秋南(1975),Toshihiro Ihori(1997),Ping Wang & Chong K. Yip(1992),Assaf Razin & Chi-Wa Yuen(1996)與Paul Pecorino(1994)。

因為中南部各縣市的人民多集中在台中市、高雄市與台南市等都會區工作,而且縣市間也多有密不可分的地緣關係,故本研究將台中縣市、高雄縣市與台南縣市合併起來,並透過(4)式的方法處理,得到台南縣市顯著受到所得稅率影響;雖然台中縣市與高雄縣市並不顯著,但均有負相關的傾向(詳見表6)。由表6可知政府不管是對個人或企業課徵所得稅,均會減少資本的累積,進而降低經濟成長率;另外,由實証結果得知,政府課徵遺產贈與稅並沒有對經濟發展產生顯著的影響,這可能是台灣在早期如60與70年代,人民辛勤的努力工作,拼命儲蓄,以累積資本,使得投資活動活絡,並沒有額外的貨幣性資產來移轉或贈與下一世代,所以這項賦稅政策才沒有對經濟發展造成阻礙的現象

表5-A單根檢定表—各縣市

***在a=0.01下顯著   **在a=0.05下顯著   *在a=0.1下顯著

表5-B單根檢定表—各縣市--續一

***在a=0.01下顯著   **在a=0.05下顯著   *在a=0.1下顯著

表6迴歸結果--各縣市

***在a=0.01下顯著   **在a=0.05下顯著   *在a=0.1下顯著

本研究將歷年21個縣市的經濟成長率分別對所得稅率、遺產贈與稅率、初期所得、各縣市農業生產活動佔所有生產活動的比例與縣市之虛擬變數依(5)式作迴歸分析,除了得知各縣市中有較高租稅負擔之縣市對其經濟發展之影響外,亦証實「收斂假說」存在與否,並比較農業縣市與非農業縣市及縣與市之成長差異。

gnpgrowthi,t=α+β1*incomeratei,t+β2* incomeratei,t-1+β3*bequratei,t-1+

   β4*log(initialgnpi,60)+ β5*farmi+β6*city+ei,t………….(5)

    • gnpgrowthi,t:i縣市在第t期的經濟成長率
    • incomeratei,t:i縣市在第t期的所得稅率
    • incomeratei,t-1:i縣市在第t-1期的所得稅率
    • bequratei,t-1: i縣市在第t-1期的遺產贈與稅率
    • initialgnpi,60: i縣市在民國60年的初期每人實質所得
    • farmi: i縣市農業生產活動佔所有生產活動的比例
    • city:虛擬變數,市=1,縣=0
    • ei,t:殘差項

本研究將經濟成長率與兩稅率處理成每三年之移動平均成長率,如民國60年的經濟成長率為民國60、61與62年的平均成長率,而民國61年的經濟成長率為民國61、62與63年的平均成長率,餘類推。另外,farm這個變數為將歷年各縣市農夫所賺得的總經常性收入,除該縣市所有人民的總經常性收入,若該值越大者,則該縣市的生產活動以農業為主。本研究除了分析61~86年之迴歸結果外,並將這段期間分割成不等的三段,即(1)民國61~68年(2)民國69~78 年(3)民國79年以後;其中在第一個階段,台灣面臨了兩次的石油危機與出口擴張帶來高度的經濟成長;第二階段則面臨長達近十五年的對外貿易順差,引起美國要求匯率談判而導致台幣大幅升值;而第三階段,台灣則面臨諸如勞工、環保、政治抗爭、治安惡化與兩岸關係等投資環境惡化的問題;本研究將分析台灣在三個不同的經濟環境下,各變數對經濟發展的影響。迴歸結果如表7所示。

表7橫斷面之迴歸結果

   ***在0.01下顯著 **在0.05下顯著 *在0.1下顯著

由表7可知當期的所得稅率與前期之遺產贈與稅率對經濟發展的影響是負面的,這是由於此兩稅率阻礙人力資本與物質資本的累積,進而降低經濟成長率;然而由於各縣市間所得稅率差異極大,導致前一期所得稅率較高的縣市有較高的經濟成長,如所有的市與部份縣如台北縣、桃園縣與新竹縣。

所謂「收斂效果」即兩個群組有著先天上的差異如一個富裕與一個貧窮的國家,然而經過一段時間後,兩個國家的經濟狀況將趨於一致;由表7的迴歸分析結果,顯示過去26年間,各縣市的經濟成長差異縮小,所以,「收斂效果」在本研究中存在,這亦是政府照顧弱勢縣市的有力証據,與鄭雅綺(1996)結果相同。

長期而言,若各縣市農業生產活動佔所有生產活動的比例愈高的縣市,其主要賴以維生的來源為農產品,然而隨著製造業與服務業的興起,農業隨之沒落,這些農業縣市顯然經濟成長率較低;但到了70與80年代,政府積極推展高科技業,各縣市政府亦提供各項優惠措施以拉攏高科技業投資,所以農業縣市與非農業縣市的成長差異隨之縮小。

縣與市比較起來,是都市化程度比較低的地區,簡而言之,經濟發展落後於市,其主因是都市人口較多且稠密,生產效率亦較高之故。60年代各縣市的生產活動主要是農業,經濟發展差異甚小,然而到了70年代,縣與市的發展分歧,縣還是偏重農業,市則較偏重製造業與服務業,故市的經濟發展較快,然而隨著經濟快速發展,縣與市的經濟活動均轉向製造業與服務業發展;另外,中央政府可以透過統籌分配稅款(Tax-Sharing System)以及財政收支劃分法由中央政府或省政府來對地方政府作補助(Intergovernmental Transfer),這亦是兩者的經濟成長變得毫無差異的主因。

政府課稅是為了解決資源分配不均或無效率的現象,也就是市場失靈的問題,比如說,有錢人看病可以用最好的藥或給最優秀的醫生診斷病情,但是窮人沒有錢享受這樣的服務,但是在政府的美意促成之下, 健康保險開始實施了,這樣好的福利每個人都可以享受到;政府課稅除了支付部份健保給付外,也要依照財政收支劃分法的規定,撥款補助地方政府,以支應其財政需要如造橋舖路之類,因為政府如此的德政,窮人既可以擁有許多的便利,又可以提升生活水準,所以政府扮演如此的角色,會是影響經濟成長的重要關鍵;另外,各地方僅有少許的分配稅款,尚不足支應龐大的財政需求,還須仰賴中央政府的各項補助才行。

從縱斷面的分析可以看出,若中央政府提高所得稅稅率,則會妨礙經濟發展,雖然有少數縣市如宜蘭縣、嘉義縣、高雄縣市、花蓮縣、台中市與台南市等縣市並不顯著,但也多有負相關的傾向,這樣的結果與多數學者認為政府課徵所得稅而導致經濟萎靡不振的看法相同,如葉秋南(1975),Toshihiro Ihori(1997),Ping Wang & Chong K. Yip(1992),Assaf Razin & Chi-Wa Yuen(1996)與Paul Pecorino(1994)等學者的研究,可見所得稅政策對北部各縣市經濟發展的傷害最大。政府不管是對個人或企業課徵所得稅,都會減少資本的累積,進而降低經濟成長率;另外,由實証結果得知,政府課徵遺產贈與稅並沒有對經濟發展產生顯著的影響,這可能是台灣在早期如60與70年代,人民辛勤的努力工作,拼命儲蓄,以累積資本,使得投資活動活絡,並沒有額外的貨幣性資產來移轉或贈與下一世代,所以這項賦稅政策才沒有對經濟發展造成阻礙的現象。

由橫斷面分析可知當期的所得稅率與前期之遺產贈與稅率對經濟發展的影響是負面的,這是由於此兩稅率阻礙人力資本與物質資本的累積,進而降低經濟成長率;然而由於各縣市間所得稅率差異極大,導致前一期所得稅率較高的縣市有較高的經濟成長,如所有的市與部份縣如台北縣、桃園縣與新竹縣。

所謂「收斂效果」即兩個群組有著先天上的差異如一個富裕與一個貧窮的國家,然而經過一段時間後,兩個國家的經濟狀況將趨於一致;由迴歸分析結果顯示過去26年間,各縣市的經濟成長差異縮小,所以,「收斂效果」在本研究中存在,這亦是政府照顧弱勢縣市的有力証據。

長期而言,若各縣市農業生產活動佔所有生產活動的比例愈高的縣市,其主要賴以維生的來源為農產品,然而隨著製造業與服務業的興起,農業隨之沒落,這些農業縣市顯然經濟成長率較低;但到了70與80年代,政府積極推展高科技業,各縣市政府亦提供各項優惠措施以拉攏高科技業投資,所以農業縣市與非農業縣市的成長差異隨之縮小。

縣與市比較起來,是都市化程度比較低的地區,簡而言之,經濟發展落後於市,其主因是都市人口較多且稠密,生產效率亦較高之故。60年代各縣市的生產活動主要是農業,經濟發展差異甚小,然而到了70年代,縣與市的發展分歧,縣還是偏重農業,市則較偏重製造業與服務業,故市的經濟發展較快,然而隨著經濟快速發展,縣與市的經濟活動均轉向製造業與服務業發展;另外,中央政府可以透過統籌分配稅款(Tax-Sharing System)以及財政收支劃分法由中央政府或省政府來對地方政府作補助(Intergovernmental Transfer),這亦是兩者的經濟成長變得毫無差異的主因。

 回上一頁


10492 台北市中山區龍江路10號5樓        電話:02-2781-2977        傳真:02-2711-8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