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居住安排決定過程之探討

林靜湄

壹. 緒論

老人居住安排在過去農業社會有穩固的「養兒防老」機制,父母在年輕時養育子女、累積家產,年老後則由子女奉養、反饋,透過代間的資源交換,滿足雙方在各生命週期階段的需求,代間共居(coresidence)不但發揮照顧、福利功能,更因為孝道文化規範得到強化,使得許多家庭文化理想如「三代同堂」、「子孫繞膝」成為老人所憧憬的理想居住圖像。不過隨著台灣工業化與都市化快速發展帶動產業、社會、家庭結構的改變,代間共居的理想則面臨阻礙,老人與子女同住比例有逐年下降之趨勢(行政院主計處,1997),獨居、安養院老人的居住危機層出不窮,老人的居住逐漸成了「問題」。

現代化帶來老人家庭的變遷除了代間同住數量上的改變,同堂關係的質變(胡幼慧、周雅容,1996)也漸受關注,家庭內權力結構隨著社會價值的變遷產生變化,老人不再擁有家長權威、婆媳角色產生新的定位、家務責任也出現代間移轉等,使得老人越來越可能因為同住摩擦而選擇與子女分住(葉光輝,1997)。這一代老年人年輕時處於敬老社會,接受的是同住奉養價值,年老時卻無法得到相同的對待,面對居住型態的變遷,老人對「家」的意象、內涵可能產生前所未有的衝突。在主觀意願上,大部分台灣老人仍傾向於「與子女同住」(詹火生,1989;行政院主計處,1997),但是子女的同住的意願卻逐漸降低,而傾向以經濟奉養的方式替代同住奉養(羅紀瓊,1987;章英華,1994;連賢明,1994),可見代間在同住意願上明顯出現差異,這將使老人居住安排成為更困難的決定。

每位老人的居住安排都是一段「故事」,儘管老人在故事中的際遇大不相同,卻都是與家人經歷複雜考量之決定。筆者極關切這過程中老人如何處理理想與現實之間的矛盾,因此嘗試進入老人的經驗世界,探尋行為背後的思路方向!本研究之研究目的為:

  1. 探討老人期待的理想居住安排與期待之原因。
  2. 呈現老人目前居住安排之決定過程。
  3. 老人對居住決定結果之態度與適應。

 

貳.研究過程

一.質性研究方法

 國內老人居住安排的研究在晚近加入了質性研究的方法(趙文弘,1993

;Lee Mei-Lin,1995;胡幼慧、周雅容,1996),她是一種強調個人經驗、重視現象意義、及注重互動過程之研究方法,為已經被討論豐富之老人居住安排議題注入新的問題切入方式。質性研究嘗試擺脫既有的居住型態、文化框架,深入了解老人在居住上的主觀經驗及態度,則發掘出與調查研究結果相異的答案,如老人礙於規範因素較少表達的「與女兒同住」意願(Lee Mei-Lin,1995;胡幼慧、周雅容,1996),以及「三代同鄰」要比同住有更強的偏好程度(胡幼慧等,1992)。

 在重視家庭文化的社會中,老人的居住議題容易有泛道德的聯想,因此不適合在既有的居住型態框架上探討,再加上決定過程有其複雜性,老人與子女行為背後的動機、想法、情境脈絡都有重要影響,是「時」、「空」、「人」、「事」等多層面、多系統的互動結果,而且也可能在老人生活中不斷循環運作著,研究者將進入老人的生活世界,使用質性研究方法探尋這些動態軌跡,呈現老人眼中家庭、養老的意義、老人的居住經驗、居住決定過程中家庭成員的互動情形,並期待從不同居住類型老人的經驗不斷比較,發現是否存在基本的類似過程、決定型態(Pattern),以概念化老人居住安排決定過程。

二.研究對象

 本研究立意抽樣(purposeful sampling)「有子女之老人」為研究對象,並以老人的居住現況作為抽樣分類依據,將老人的居住型態分為「與子女同住」及「未與子女同住」兩類,採最大變異(maximum variation)抽樣策略在兩類別內選取不同社經特性及居住方式之老人。為了接觸到不同特性之居家老人,研究者盡自己所及之網絡請託人引介,引介人(informant)包括社區老人、機構社工員及親朋網絡,再由引介的受訪者滾雪球,共接觸到十位受訪老人及受訪夫婦,包括五位同住及五位分住,性別分布為四男六女,年齡集中在六、七十歲,屬於較年輕之老人,省籍方面,僅有一位外省籍,其餘九位皆為閩南籍老人,子女數方面,受訪者都至少有一兒子,未能涵蓋只有女兒之老人的居住安排是本研究之限制,健康狀況亦包含健康與行動不便者,教育程度普遍偏低,經濟狀況則有作到最大變異原則。

 研究者在接觸受訪對象的過程遭遇許多老人的拒絕,因為「接受訪問」在某些老人的認知是具有威脅性的,它可能代表隱私的曝光,甚至有些老人與「上電視」訪問作連結,很難化解他們心中的防衛。再者,研究者到家裡可能又比問其家務事要侵略隱私,所以老人的防衛更高,可能是與研究者關係太陌生,為了使受訪者自在的訴說經驗,訪問場地盡量由老人自己選擇,可以接受在家訪問者則於老人家中進行,心中有所防衛者則於老人較常出席的場所,如老人中心、市場等進行。

三.資料蒐集過程

 本研究將使用訪談法(interviewing)進行資料蒐集,深入訪談的目的是想蒐集一個人或許多人詳盡的、豐富的個人中心資料(Kaufman,1994:123),本研究採用一般性訪談導引法,以「訪談指引」輔助提示之半結構式訪談,並對受訪老人進行面對面之個別訪談。

 研究者與受訪對象的接觸次數都在兩次以上,僅有兩位受訪者因為決定過程較單純,所以只進行了一次訪問,總計與十位受訪老人正式訪談的次數約二十次,每次訪談一至二個小時,訪談過程全程錄音,以及訪談結束亦記錄田野筆記。

 

參.老人居住安排決定過程

    老人居住安排的決定是長時間演變的結果,其決定過程應該追溯自老人在中年期家庭結構的第一次改變起,至目前居住安排完成這段期間內每一次居住改變的原因及決定結果,所以是因應改變居住事件[1](主要為生命週期事件)不斷地作選擇、決定的過程。而這段過程故事的長短與複雜程度則因老人的家庭結構而異,老人可能在中年期最後一個子女居住變動後便決定晚年的居住安排,也可能進入老年期後仍與子女分分合合,居住安排處於不穩定狀態。本研究以老人的觀點來詮釋其居住安排之決定過程,發現此過程包括「理想期待」、「過程互動」以及「結果適應」三階段的經驗:老人在居住決定之前會基於本身或家庭的需求而有偏好的理想居住安排,而在實際居住決定過程中,老人則運用本身的資源與子女互動、協商,致力於影響決定結果使趨近其理想,不論居住結果是否符合理想,他們都能調整自己的態度適應生活。以下呈現老人在居住安排三個階段的經驗。

 

一.老年人心目中的理想居住安排        

 過去對於老人居住理想的意向調查止於居住型態的偏好,關注的是兩代間分合住意願的消長,而本研究進一步探詢此意願偏好形成的脈絡,則發現受訪老人的偏好形成多經歷了現實生活各方面的考量,反映老人居住價值觀與現實情境,也是一個複雜的運作機制。不同於過去將老人居住偏好作傳統文化價值歸因,本研究發現受訪老人對居住安排的期待其實是相當「功能」取向的,偏好同住者考慮的是照顧可近、經濟及情感需求的滿足,而偏好獨住者則基於對子女的體諒與自我空間的追求。這樣的功能務實取向,似乎比過去規範文化取向的老人展現更多積極主動性。以下分述偏好同住與獨住老人的思考脈絡:

1.甲子住作伙卡理想

 本研究發現老人在偏好同住的考量並非僅為符合傳統規範,而是不斷強調同住的「功能」,諸如:照顧、經濟、情感陪伴等,現實環境的變遷似乎讓老年人的態度與價值出現了調整。

a.住作伙照顧卡會到

「照顧可近(accessibility)」是老年人偏好同住的最主要考量,不論照顧的方向是上對下、下對上、或者手足之間互助,基本上老年人相信只要距離上靠近,便可以增進代間互動,而這些互動不論是直接照顧或者僅是同一屋簷下的看頭看尾,多少都有其正向功能,所以代間同住便可形成互助體系,任何家庭成員有照顧需求,皆可就近獲得滿足。

「作伙卡好啦,照顧卡會到我感覺說子是咱自小漢飼大的,若沒住作伙我甘那[2]無啥會安心,不知他有去上班還是沒去上班我不安心。哈!」【張太太】

「應該是作伙尚好啦,相看顧會到。…卡希望的是要住作伙卡理想啦,因為年歲多來哦,什麼時袸要發生什麼情形總是不知影啦,所以這希望是安呢住作伙卡理想」【黃先生】

b.住作伙每項攏卡省

 經濟狀況較不佳的受訪老人偏好與兒子同住的原因則是基於同住可節省生活費用的考量,他們認為不論租屋、購屋、或者日常活動,代間同住的共同支出要比分住個別支出節省許多,尤其都市地區的居住費用高、購屋更是不容易,對於無力維持獨立生活的老人或子女,同住確實是比較經濟的選擇。

c.住作伙卡有感情、卡溫暖

 代間情感的親疏是影響老年人居住態度的因素之一,老年人是否願意同堂共居,主要由親子間的互動關係來決定(葉光輝,1997),尤其現代老年人經濟越來越獨立,因依賴而必須共居的情形如果越少,代間關係品質將成為老人居住選擇的重要考慮因素。

「我是愛攏住作伙安呢卡好,好處就卡有伴。甘那講作伙大家卡親你知某?阿兄弟阿卡親啦、阿甲世大人[3]嘛卡親是安呢啦。子若一人一位回來攏有時有袸,一個月回來沒一次,阿黏瞇要擱走阿,安呢感情就疏遠去阿。」【高阿姆】

d.住作伙才是一個「家」

 部分受訪老人在居住安排的功能性考量之外,也表達符合文化規範的居住期待,如:三代同堂得享天倫樂、一家團圓才完整的家庭概念等,這些社會價值似乎已「內化」為他們的個人價值,他們期待達成文化理想並非為獲得社會的認同,而更多成分是為了自己的滿足。

2.自己住就好   

 台灣社會經歷的現代化社經結構變遷,已使老年人在同住偏好上出現調整,同住可能變成父母老病時才需要、或者必須有相關條件配合才可行,老年人對子女同住奉養的期待逐漸因現實條件的限制而降低(葉光輝,1997),若相對的獨立自主意願再持續增高,老年人可能在主觀上轉而偏好獨居。本研究中認為吃老要自己住比較理想的受訪老人便是出現此二態度之消長:部分老人是對環境變遷有所體認,明白「養兒防老」已不可行,所以認為老人要靠自己才較實際;但是也有受訪老人是基於本身的自立需求,認為獨住更能追求屬於自己的生活,以下分述老人偏好獨住的思考脈絡如下:                                   

a.望子養老是卡甭希望啦、老人要靠自己

「今嘛時代不同阿,你甘會使說ㄟ,我兩個囝仔沒通吃擱顧你老的,對不?這是真困難的代誌啦,咱老人就是安呢阿,袂使有那個依賴性啦。我是感覺自己一個安呢獨居卡好、卡不免安呢麻煩。」【蘇阿伯】

「很早我就有規劃,就是說我們將來年紀長的時候要靠自己你不能說靠小孩阿,靠小孩給小孩拿錢的話很麻煩,對不對?」【沈伯伯、沈伯母】

b.我有我自己的生活

「年輕人有年輕人的生活方式、我也有我的生活方式。」【王阿姨】

「我在這要出來去阿簡單、阿我今天愛吃什麼我來買什麼,哦,阿我自己煮,我若要出去出去、阿不要出去看幾點吃飯我方便,我要看電視看到幾點那我的代誌對某?」【蘇阿伯】

 不依靠子女、要靠自己的生活使老人保有尊嚴,不過這樣的尊嚴可能源自於一連串的失望,這一代老人從敬老社會到注重年輕人的社會,社會規範、價值觀逐漸改變,他們心理上必須有很多調整,才能適應生活(徐震、萬育維,1995),本研究許多受訪老人是以「體諒」子女的態度,仍是主動、利他的角色,代替老人必須撤退的無用感,因此較能接受改變,適應自己的生活。獨居在有些老年人的價值裡被傳統三代同堂的美麗圖像映照成淒涼、可憐的景象,從使用「孤單老人」來稱呼獨居老人之語言便可反映這樣的社會認知。而受訪老人想像的卻是截然不同的獨居老人形象,他們是活躍的、擁有自己生活規劃的,他們甚至強調自在的愜意生活只有在獨居方式中可能達到,與子女同住反而是種干擾。當然這些老人健康上都能自立、也有穩定的經濟,不過這些條件對於未來老人似乎是很可行的。

二.老年人居住安排決定過程分析    

老人居住安排決定過程充滿人、事、物的交錯互動,單從個別面向的影響因素探討並不足以解釋之,因此用影響變項間的交互作用來分析過程的互動似乎是值得嘗試的作法,本研究便發現老人的居住安排過程包括老人與子女兩個系統之「主觀意願」與「客觀資源」之互動作用,因此將互動過程相似者歸類,共分為四種居住安排決定過程互動模式(如表一),其中資源意願明確者,居住安排可能直接由兩代間此二因素的作用而決定,而表中的「s」即代表資源與意願的「彈性」部分,可能受其他因素的影響、或者藉由代間關係的互動協調而決定,本段先呈現模式中的意願資源互動情形,再分析過程中意願資源的彈性互動。

 

 

 

老人

子女

老人

子女

老人

子女

老人

子女

意願

ü

ü

ü

ü

s

r

s

r

資源

ü

r

r

s

ü

ü

r

r

居住安排

大家庭

折衷家庭

獨居

獨居

表一、老人居住安排決定過程互動模式

1.老人居住安排決定過程中意願與資源之互動

 重要的家庭生命週期事件往往是老人居住安排產生變化的導因,本研究亦從老人家庭結構的改變為切入點,不過觀察焦點不在結構的變化,而是每次變化的決定過程內容。在十位受訪老人的居住安排過程故事中可發現,當居住面臨改變決定時,老人與其他家庭成員便在意願與資源之間權衡,由於每個老人家庭的狀況不盡相同,因而發展的過程也有異。根據主觀意願與資源互動的不同結果可將十位受訪老人的居住安排過程歸納為四種型態,第一類為老人有較強共居意願,而且相對比子女擁有較多資源,其決定過程是把子女都留住形成老年父母與多個子女家庭同住安排的過程;第二類是有意願同住的老人或子女,受限於資源不足而僅得與一子女家庭同住的過程模式;第三類為老人子女皆有資源,但子女缺乏同住意願而離家的模式;第四類則是原本代間同住的居住安排因為資源不足導致雙方意願減低,最後分住形成老人獨居的決定模式。

a.把子攏箍偎來住作伙與多個子女同住安排決定過程

擴大家庭型態在都市化的社會已不易運作,不過對於仍信仰傳統家庭價值的老人而言卻是一種理想,只要客觀條件許可、子女也有意願,就會傾向這種安排。為了讓兒子結婚能繼續留住家中,或者因空間不足搬出的兒子再回來同住,老人會以提供足夠同住空間的方式安排兒子的居住。這樣的空間資源所吸引的是經濟能力較無法負荷獨住及有其他同住需求的成年子女,他們可能依附父母的房子居住或者與父母經濟合作而解決自己的居住問題。這一類的居住安排決定過程是以老人的意願為主導,運用資源條件把兒子「箍箍轉來住作伙」的過程。

「我怕阮子轉來沒房間,萬一若作兵轉來女朋友阿便便,阿咱買厝有房間阿,不免去租厝、租厝嘛艱苦,阿咱有一點錢就買厝、就加減繳會仔就對阿。」【張太太】

「阮那子尾仔娶某就去買一間五樓的沒多大間,阿(第二的)娶阿住沒路,就去住他阿姐的厝,阿你常常住他阿姐那嘛袂使啦。…阿不才想辦法說阿無每個兄弟哦攏要出錢,甲平家厝仔起起來。…通好來這住住作伙這樣,阮這些孩子阿有意講要來住住歸位卡鬧熱啦。」【高阿伯、高阿姆】

b.樹仔大叢就要分枝最後離家子女同住安排決定過程

都市住宅的有限空間及高成本往往是代間同住的限制,一般三、四房的公寓住宅尚可容納折衷家庭的型態,至於擴大家庭則幾乎不可行。因此有多個子女的老人評估自己的經濟能力已無可能為兒子購屋後,會調整自己的意願,轉而接受子女必須搬出的結果,所以在居住安排開始轉變時出現子女「先結婚先離家」的過程,直到最後一個離家子女因為空間足夠或無能力搬出選擇留住,老人的居住安排才算決定。

「大的尚先出去阿,阿之後才第二的阿,現在擱娶這個(四媳)擱生孩子阿他們就住不下就外面住。沒你要安怎?唉反正樹仔大叢要分枝阿,對某?阿人若多就要稍住那個,不然住不下。」【妗婆】

「阿老大就住在我這邊,老大他最晚婚嘛那時候有(房間)啦,那時候我們只有三個人住,有四個房間嘛他們可能也想說嗯甲你住上班就住裡面卡免煩惱阿,阿若出去要買厝嘛要那個他們會增加他們的負擔嘛。」【王阿姨】

c.父母子女皆有資源,子女選擇離家決定過程

    前二類同住安排過程,不論父母的資源多寡,都出現子女相對擁有較少資源必須依賴父母同住的情形。而當子女的資源不再需要依賴時,他們則較可能選擇離家獨立。本研究兩個受訪家庭都是老人與子女同時具備獨立資源,在居住安排面臨改變時,老人並沒有強烈同住意願,因而把決定權交給子女,而最後有資源的子女都選擇離家獨立。

「我們家裡房子哦,我這個整棟是我的啦,阿其他地方還有,這邊是兩層嘛,那個時候要結婚的時候我問他,阿你要住這裡,家裡有房子,阿他也有自己的(房子),我問他說你要住厝裡還是要住那裡?阿他說那厝阿沒租人放在閒,沒阮來住那,阿他說要去住他們的新厝,呵呵我講隨在你阿,阿他就是講自己要生活嘛,我們是很自由啦。」【沈伯伯、沈伯母】

d.同住過再分住,老人獨居安排決定過程

 此類老人的居住安排受現實條件的限制最多,因此決定過程比較不穩定,最後的決定結果也可能較不如理想。依據資源依賴的觀點,當老人與子女雙方都無資源,表示代間沒有固定的依賴居住方向,所以居住安排可能視親子間相對資源多寡的變動而改變,同時,共居意願也在居住的分合之間消長,影響最後的居住決定。本研究四位與子女分住的老人都經歷過與子同住的生活,包括子女依附父母居住、及父母依附子女居住,但因為經濟資源缺乏,同住的經驗並不愉快,因此在其他限制同住的外在因素發生,如:空間不足、工作因素等,兒子就順勢搬出了,雖然兒子離家的正式原因為不得已的客觀因素,但是受訪老人都明白是兒子沒有意願,所以在態度上都能調整期待,接受目前的居住安排。

「之前在別所在是有住作伙卡闊啦,阿今嘛移來這卡窄哦,不能住作伙。住作伙是照顧卡會到啦,問題就是所在闊哦才適合,所在若窄哦,住著ㄚˋ躁擱要照顧這些不方便的哦,總是卡不愉快的所在攏會發生」【黃先生】

2.老人居住決定過程中之代間協議      

 當代間意願與資源並不確定時,老人的居住安排過程則充滿「彈性」與可協調空間,因此代間關係以及溝通機制在此部分則相當具有影響力,前段我們已看到決定過程中意願資源的動態性,每個居住轉變都經過主客觀條件的評估、以及老人與子女間頻繁的互動才決定。本段進一步分析過程中代間互動協調的內涵,發現老人與子女同樣為主動參與的行動者,都能將自己的理想、目標充分表達並且連接行動,由此可再一次說明老人對於自己的居住安排不但在態度上期待自主,實際行動也是積極主動的。本研究的十位受訪老人在居住決定過程中都能運用本身資源與子女互動,而且透過不同的互動方式致力使最後決定符合自己偏好的理想安排,或者至少是可以接受的「接近理想」安排。而更重要的是,不論互動的方式與結果如何,老人都致力維持「獨立不依賴」的個人尊嚴,這更是老人在居住決定過程中努力的最終目標。以下分析老人與子女在居住安排決定過程中的互動形式與內涵:

a.代間協助與交換

 應用社會學交換理論觀點來探究代間的互動關係與資源移轉已有越多學者提出其合適性(胡幼慧,周雅容,1995;高淑貴、林如萍,1998),此觀點不同於以往僅從「單向」的奉養與依賴分析代間關係,而是注意到老人大部分可自立的事實,改以「雙向」的互惠交換來呈現代間互動,強調老人與子女之間會藉由資源的交換以滿足相互的需求。在老人的居住決定過程中,充滿代間的資源移轉與互動,因此若以交換觀點來看將可解釋過程中大部分的行為。交換理論認為人際互動的動機是為了獲取個人所追求的社會報酬(reward),這些報酬可能是物質的或精神層面的、外顯的或內在的需求滿足。在居住安排決定的互動中,老人所追求的報酬可能是理想的居住安排,或者至少是實際居住決定與其價值體系內的規範相符合,因而透過提供有利於子女的報酬而互惠交換,達成自己偏好的理想居住安排。本研究受訪老人為了追求理想的、或者可接受的居住安排,也可見不同形式的交換行為。

「我買厝攏過他們的名,今嘛我沒半間阿,我有甲他領薪水,一個一萬,收厝稅而已。我一個買一間厝乎他們阿,我說恁若去租厝嘛是要那個、要厝稅,我講那是甲恁拿厝稅。」【張太太】

「我一些退休金給恁,恁每個月四千塊給我,給我吃利息阿對不?合理阿,你也免飼我,阿我若住十年你壞運阿,阿我住一年你好運阿。我還沒乎恁在甲我飼,我今嘛是吃利息,呵呵呵。」【蘇阿伯】

b.分工合作

 居住安排的代間互動除了老人與子女資源雙向互惠交換的方式之本研究也發現老人與子女、或子女相互間出現共同「集結資源」,分工合作而決定居住安排的互動型態。當居住安排的目標受現實條件限制更多,並非個人獨力、或與人交換即可達到時,受訪老人家庭的第三種選擇是採團體合作增強資源的方式來達成目標。

 另外,連賢明(1994)以經濟的角度探究老人居住安排,發現兒子間因為經濟能力的不同,會出現奉養責任分工的情形,高所得兒子若本身無意願或無法與父母同住,會以所得移轉至低所得的兒子,由低所得兒子與父母共居,自己以提供生活費代替同住奉養。

「大子過年甲生日拿些生活費乎咱啦,阿甲他住的(同住的)這他沒法度,他沒拿給你,阿沒甲他住的人哦,就母親節、過年、生日安呢拿些給我,阮那個美國那個子有時回來,他會拿一些給我所費,阿我就儉儉阿。」【妗婆】

c.溝通、商量

 老人居住安排的決定過程是個代間協商的過程,對於雙方意願一致的老人與子女,協商過程可能只是個告知與同意的動作,但是當老人與子女的意願不同時,居住決定就必須經歷較頻繁的觀念溝通才能做成,而且取得共識的過程也可能出現有一方必須調整、妥協或者不滿意的情形。本研究受訪老人在與子女意願有差異時,都能主動與子女商量、表達自己的期待,為理想的居住安排努力。

「這攏總有溝通啦,若安呢(分開住)是卡理想啦,住作伙大家ㄚˋ躁,大人阿甘苦、孩子阿甘苦啦,溝通就是哦所在窄就是要研究,弱點在哪裡?阿那適合就住作伙有作伙的好處,就是大家相看顧會到,有壞處就是不方便的老大人總是有時後脾氣會較不好,阿世小嘛有時會看咱較不那理想,所以大家這脾氣就容易會產生,阿若離開哦就感覺卡沒這代誌產生。」【黃先生】

「就之前他(大兒子)要搬出去我就一直甲講阿,我說住作伙沒嘛厝租嘛卡省、阿每項嘛會卡省啦,阿他就嘛沒在聽」【莊阿嬤】

 

肆.老人對居住安排決定結果之態度與適應

本研究之受訪老人在經歷了過程中的努力之後,不論最後決定結果是否與理想期待相符合,都對目前的居住安排表示滿意。對於達成居住理想的老人,現實與理想的相符合是最直接的滿意原因,而至於未能達成居住理想者,最後自己的居住能夠「自主決定」是重要原因,受訪老人在居住安排的最後決定中都選擇了自己較偏好的方式,因此對於居住結果他們都有自己可接受的合理化詮釋,以及面對已決定的事實有適當的生活調適。本段便將呈現受訪老人對於居住結果的態度與適應。

一.決定同住老人之態度與適應

 如本文前述,老人期待的居住安排是具有功能的家庭結構,因此他們對於決定結果的態度也是從功能面來評估,決定同住之老人基於同住有照顧及情感功能的信念,強調目前居住安排對所有家人都有好處,因此他們都能滿意決定結果,自己也會在同住相處上調整態度,維持同住生活的和諧。

「他(大兒子)安呢加卡好阿,他現在卡晚轉來阿免煩惱說晚回去囝仔沒伴阿,放置這他就穩穩阿,阿無置在五樓尾,兩個囝仔子在那。」【高阿伯、高阿姆】

「阮攏自少年的時候我就不曾甲媳婦,你今嘛管管的安怎呢?以後你若老,喔你少年的時候對我這刻薄,那現在你老了我嘛不睬你,ㄟ怕這樣子阿。就這樣大家都很自由,他們要幹什麼我都隨便他們,我攏不會去跟他們」【王阿姨】

二.決定分住老人之態度與適應

 決定分住之受訪老人有些與期待一致,便覺得自己獨住較自由,與期待不一致、必須妥協於現實之老人則會轉而調整自己的態度,並想出合理的解釋讓自己可以接受。而他們的解釋則是相當以兒子為重,認為兒子有好的發展、過好的生活是比自己的需要更值得期盼的,這樣的心理機轉似乎將無力感找個希望的出口,讓自己較願意接受既成的不滿意安排。

「唉,是自己住卡好啦,對阿,像阮那個大漢媳婦哦,種種啦,你吃飽碗筷仔不就洗洗咧,她不是,有時袸要吃飯阿才咧洗碗。自己住甘那講厝內常常清氣清氣啦。」【阿彩】

「沒什麼阿,盡量啦子會凍通成就就尚好阿。…攏安呢想,會凍成就就好阿,我不要緊啦、老阿對某?望子出頭就好阿。」【妗婆】

「離開沒住作伙轉來哦,久久看一次哦,感覺大家那個心情攏多很好就對,阿日日在見哦攏是平平啦,離開回來安呢哦感覺卡親切感。…有看到子大家卡歡喜啦。老大人的心理就是這樣,看到孩子、看到孫轉來就是會感覺歡喜啦。」【黃先生】

 

伍.結論

 由於現代化過程導致老人家庭結構變遷,以及社會價值轉變造成代間同住意願的差異,在在顯示老人的居住安排將是越來越困難之決定,兩代間可能需要積極協調理想與現實、及雙方價值的差異,而究竟其協商過程為何?本研究以質性研究方法嘗試進入老人的生命經驗,以其觀點詮釋居住安排決定過程,獲得以下幾點發現:

一.老人理想的居住期待是功能與文化價值並重的

 過去對於台灣老人偏好與子女同住的居住意向多解讀為家庭主義文化的影響(關華山等,1992),而本研究進一步探究偏好形成的思考脈絡發現,老人期待與子女同住更多是基於同住有「功能」,包括照顧、經濟、與情感等,並且這些功能是「相互的」,老人與子女皆可能為提供者與接受者,這有助於反證老人等於依賴之刻板印象。受訪老人的態度是,只要自己健康許可都會盡量做(包括工作、或協助家務),直到不能做時才期待子女照顧,可見老人認定的同住功能包括兩個部分,當老人健康尚可自理時,老人是同住的重要資源,由他們提供家務協助、兒童照顧,以滿足子女的需求;而當老人完全無法自顧時,「由子女同住照顧」仍是最終依歸。他們認為同住便可組成互助體系,任何家人的需求皆可獲得立即的滿足,有利於全家人的共同福祉,而且,代間同住與家庭文化的相諧和亦是老人偏好同住的原因,許多受訪老人表達同住家庭才完整、團結、得享天倫等。

 傳統家庭文化價值在偏好獨住老人的眼裡則不再有至高無上的重要性,他們對環境變遷多有體認,認為現在的社會較注重年輕人,「望子養老」是不可能的,或者,抱持「體諒子女」的態度,不願讓已承受競爭社會諸多壓力的子女增加奉養的負擔,轉而強調老人必須獨立、不依賴。在偏好獨住老人的態度上,保有不依賴的個人尊嚴,要強於家庭團結的追求,並且也有老人表達對個人自由的偏好,認為獨住才可能過屬於自己的生活。

 不論同住或獨住,老人都期待他們的晚年居住方式是有功能的安排,可滿足家人或自己的各方面需求,並非僅為了符合社會規範、追求社會認同而已,尤其現在老人的經濟、健康越來越能自主,較不會委屈自己於不得已的居住方式當中,因此他們的居住期待考量都以能維持個人尊嚴為基礎,進而追求更高層次的理想。

.資源與意願之互動是代間居住安排的重要決定因素

 觀察老人居住安排的過程,發現過去文獻證實的影響因素如:機會(子女數)、資源、需要、主觀態度、及居住環境因素等,在過程中是交互影響的,而在於老人與子女共同居住安排的決定過程則主要為雙方「意願」與「資源」的權衡,所以相類似資源及意願特性的老人家庭會出現相似的居住決定過程軌跡。本論文將十位老人的居住決定過程依代間意願資源的特性分為四類討論過程中的共同事件,發現這些事件中有幾個重要現象:意願與資源在過程中可能交互影響而調整;代間資源不均等時,居住安排則依「資源較多一方」的意願決定;代間資源相同時,居住決定較依「子女」的意願;老人相當強調及尊重子女的意願,不勉強子女形成不愉快的居住安排。

 另外,從過程中的現象可發現子女的意願似乎較根據資源而來,若是老年父母相對有資源,便會依附父母的家而同住奉養,而當自己有獨立資源,都會選擇獨立分住,因為都市地區房地價高昂,年輕人購屋不易,而老人擁有也多為空間不大的祖厝,所以只要一方能有足夠的居住空間,都能成為另一方的同住吸力。不過,老人的意願則較依據「親子關係品質」而定,若是子女不願意同住,或者同住多摩擦,老人則會依子女的意願而分住,此發現也同樣反映出老人具有獨立性,因而不再需要忍受勉強同住的衝突與摩擦,得以追求更好的居住及家人關係品質。

三.透過代間互動重新建構資源、增加居住安排影響力

 本研究注焦於決定過程,便期待發掘居住安排在既有的影響條件下透過代間互動會有何不同結果。結果發現,老人與子女在決定過程中透過互動協調可讓資源、意願出現調整、重新建構,使得居住安排並非絕對被影響因素決定,而是由互動後的協議決定出兩廂合意的安排。本研究受訪老人不論資源多寡、健康與否都能在決定過程中主動與子女協商,他們的互動形式包括交換、分工合作與溝通協調,透過互動的過程老人往往得以突破資源的限制,影響居住決定趨近其理想。

 居住決定過程中主要的互動為代間「交換」,老人與子女透過資源的互惠交換,滿足相互的居住需求。其中經濟交換依然具有較大的居住安排影響力,老人常可交換到較符合理想的居住安排,而勞務交換則因為老人經濟資源狀況不同而有不同的功能,對於經濟資源多的老人,勞務提供可能附加更多選擇、決定權,而對於經濟資源缺乏的老人,勞務交換則可能從毫無選擇變成擁有居住安排的議價籌碼。而分工合作是以家人間資源集結的方式共同達成居住目標,透過團體的合作或分工,個人亦得以突破資源不足的限制,得到較滿意的居住安排。而溝通協調則是代間透過觀念上的互相影響,共同決定雙方皆合意的較理想居住安排。

 當老人與子女之資源與意願並未相當確定時,居住安排決定則增加許多「彈性」空間,得以透過代間關係與溝通機制而調整與影響決定。因為互動的建構本質,使得過程中的資源形式、價值與意願成為相對、可變的,因此老人若能與子女積極互動,或許可破除客觀條件的限制,重新建構資源,以影響居住決定。

四.適應決定後之生活

    對於居住安排的最後決定結果,不論是否符合理想期待,老人都能有自己可接受的詮釋,並且在態度上作調整以及適應新的生活。在態度方面,較滿意居住決定的受訪老人以強調代間關係、生活功能的改善來表達其滿意,而較不滿意的老人則將感覺昇華,表示居住決定若有利於兒子發展或家庭和諧,自己也可以接受。至於生活適應,同住老人的適應主要在尋找代間和諧的相處之道,老人會主動以自己的行為約束來維持同住的和諧,而未與子女同住老人的適應則是盡量學習獨立之生活,或者尋找替代子女的生活支持,使自己能適應決定後的新生活。


[1] 趙文弘(1993)發現老人家庭變遷過程中的突發事件如:重要的生命週期轉換事件、及無法預期的不幸事件等,會使老人的居住安排問題搬上檯面,老人與子女必須面對現實,立即決定新的居住安排。

[2] 甘那:台語音,「好像」之意。

[3] 世大人:台語音,「父母、長輩」之意。

 回上一頁


10492 台北市中山區龍江路10號5樓        電話:02-2781-2977        傳真:02-2711-8231